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文化新闻 > 正文

南京野外南朝石刻:有的住“单间”有的泡水里

2016-09-14 14:20:05  金陵晚报    参与评论()人

金陵晚报记者 于峰

上周,栖霞狮子坝一处至少有1500年历史的南朝石刻辟邪被偷,令人心痛不已。南京是六朝古都,至今还保存着20处左右的南朝石刻,且大部分都已经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记者获知,这些南朝石刻大部分依然保留在原址,属田野文物。石刻保存状况如何,会不会像狮子坝辟邪那样,可能会有被盗的命运?金陵晚报记者最近做了全面的探访。

大部分石刻被严密保护

民间文物爱好者,“主题南京”网站创始人邵世海告诉记者,目前南京的南朝陵墓石刻共有20多处,包括此次被盗的狮子坝失考墓辟邪在内,19处依然保留在原址,分布在栖霞和江宁两地。另外还有几件流散的辟邪、石柱收藏在南京博物院、六朝博物馆和江宁区博物馆。

日前,记者对栖霞、江宁两区19处原址保存的南朝石刻进行了调查,对其保护状况进行了大致梳理。

记者看到,大部分南朝石刻周边建起了石刻公园,石刻文物本体被放入玻璃亭中保护,附近设有探头。享受到这样待遇的石刻,包括栖霞区的梁桂阳简王萧融石刻、梁始兴忠武王萧憺墓石刻、梁吴平忠侯萧景墓石刻等。

少数几处还没有设监控

“前面提到的,是保护得还算不错的南朝石刻,但也有几处状况令人担心!”邵世海说。

位于栖霞董家边的梁新渝宽侯萧暎墓石刻只剩一根石柱,周边已拆迁,石柱外砌起了一座红砖房子,石柱浸泡在水中;江宁淳化的宋墅失考墓石柱,长期浸泡在池塘中,四周没有监控探头。

相比之下,位于江宁麒麟街道晨光村的“后村失考墓石刻”,保存状况最令人担忧。昨天上午,记者来到这里,询问了多位村民,才在一片玉米地里找到这处南朝石碑。

邵世海介绍,“后村失考墓南朝石刻”就是一座龟趺,碑身已遗失,应该是某位南朝王侯贵族墓前的神道碑。龟趺座头部和前后两足缺失,残柱长约两米,宽1.3米,高0.66米,龟趺座背部正中有一长方形的榫孔,用来插碑,其质地是石灰岩,与萧宏墓、萧秀墓的神道碑龟趺相近。

记者了解到,“后村失考墓南朝石刻”虽然有1500年左右的历史,但至今还没有获得任何文物保护级别,现场也没有设置监控探头。

近期将装探头加强巡查

除了狮子坝失考墓辟邪,目前留在野外的南京南朝石刻还有18处,大部分已经享受到“搬进单间、监控护体”的待遇,剩下的几处,何时才能得到更加有效的保护呢?

江宁区文化广电局文物科周科长告诉记者,“我们计划在后村南朝龟趺附近四周设置围栏,安装监控,同时安排加强巡查,确保这处田野文物的安全。”

宋墅、耿岗两处失考墓石刻,早在1988年就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由于这两处南朝石刻的身份,保护方案还需要上报国家文物局批准。

专家建议

大的留原地小的进博物馆

经费不足、人手不够,是目前文物主管部门面临的难题,有业内人士表示,即便南朝石刻附近设置玻璃罩、监控探头,也无法百分之百确保文物本体的安全。那么,如何保证“狮子坝失考墓辟邪被盗”类似的事情不再发生,切实保证好南朝石刻的安全呢?记者采访的一位南京文物界专家提出了他的观点。

这位专家表示,南京现存南朝石刻中,如萧融、萧秀、萧景等墓葬石刻,体形都很大,周边有探头严密监控,盗贼极难偷走。需要保护的,应是耿岗、宋墅、后村这几处体形较小的南朝石刻,这些石刻,主要是石柱和龟趺,很容易被盗贼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

他建议,应将这些石刻移入博物馆保存,这样的做法在南京已有先例。同时,在原址设立标志物,告知后人,这里曾经存在过南朝石刻,其附近也深埋着南朝大型墓葬。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