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中华文化新闻 > 正文

莫言:时代变了我也跟着变了

2017-01-12 11:34:07    北京青年报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莫言作品独家授权仪式在京举行莫言:时代变了我也跟着变了

本报讯(记者 张知依)2012年,莫言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后,他和他的作品都受到极高关注,他的作品成为市场热点。与此同时出版的火爆也导致版本繁杂,遭遇侵权盗版问题。

2017年1月11日,由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浙江文艺出版社主办的“莫言长篇小说系列最新版暨莫言作品独家授权”新闻发布会在北京皇家饭店举行,莫言亲临现场。

据了解,浙江文艺出版社获得独家授权的“莫言作品全编”,囊括了莫言自1981年开始创作以来发表过的全部作品,涵盖了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散文、剧作、演讲、对话等诸多体裁。第一批已经推出的“莫言长篇小说系列”有莫言迄今为止的11部长篇,包括《红高粱家族》、《天堂蒜薹之歌》、《酒国》、《丰乳肥臀》、《檀香刑》、《生死疲劳》、《蛙》等长篇小说。两个月后,“莫言中短篇小说系列”(五种)亦将推出。 出版社表示,此番版权独家授予,也给出版社长线悉心耕作莫言作品的机会。

现场,莫言发表即兴演讲,在总结了自己漫长的文学创作之路后,莫言说,自己虽然年过六十,但依然有写伟大文学的梦想。“我一直认为自己应该写出一部更好的作品,让它真正成为世界文学的经典。”但他也坦言,写作就如攀高山,往往爬不到顶就泄气了,“所以这对于作家的毅力、财力、精力都是考验。”他说,梦想还在,时常在梦里还都是在创作,“经常梦见一部经典作品就要收尾了,也经常在梦里被自己写出来的句子惊醒,感叹怎么写得这么好,可醒来以后发现什么都没有。”在莫言看来,只要梦还在,创作就不会熄,“如果一个作家没有这种写经典文学的梦想,那么我想我可以搁笔了。正因为有这种热情和实力,我还是要写下去。”

谈到获诺奖之后的5年过去,为何迟迟没有新作,莫言请大家不要着急,他说自己没有停下来精进自己的作品,论及新作,他谈到自己的不变与变,“我的新作,和我已发表的作品都有一种内在的联系,有一些东西没变,因为我这个人没有变。但是肯定有一些新的变化,因为时代变了,我也跟着变了。”

对话

莫言:请文友领回自己的孩子

活动现场,莫言与在场媒体和线上直播的网友进行了问答。提问环节由出版社主持。

问:您如何看待网络文学和自媒体平台?现在青年人不爱看经典作品,热衷于迎合他们审美的网络文学,对此您怎么看?

莫言:在网络文学还没太成气候的时候我就多次表态,热烈拥护网络文学。网络文学是我们的文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最根本的东西关于文学的定律。写故事,写人物,要使用优美的语言;要寄托高尚的、深刻思想等等。

至于当下用手机阅读、手机写作、微信等等,我都是持一种高度的认可的欣赏态度。我知道一件事情流行必有其道理,无论怎么变来变去,都是要把语言弄好。发一个段子如果不幽默,不精炼,不俏皮,不机智,也不会有人看,对于玩语言功夫的人,这是看家本领。

问:微信上那些打着“莫言语录”旗号的推送被网友广泛传播,您平常关心这些事吗?

莫言:有一年在朋友的地方吃饭,一位女士说要朗诵一首莫言老师的诗送给莫言老师,题目叫做“你若等我该有多好”,她声情并茂后还落泪了。之后我说,这要是我写的该有多好。

现在互联网确实流传很多这样的诗歌、立志小文,箴言警句,鸡汤类的东西,关于抽烟,关于爱情,关于立志等等。我觉得这些文友写的都非常好,但是我也感叹,这些文友,为什么要把自己这么好的作品放到我的名下呢?万一哪天我把他们结集出版以后,他们会不会来打官司呢?(笑)还是希望文友们把自己孩子认领回去。

文/本报记者 张知依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