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中华文化新闻 > 正文

张悦然:过一种“危险的文学生活”

2017-10-30 15:34:00    中国新闻周刊  参与评论()人

张悦然:过一种“危险的文学生活”

“我给大家留下的似乎还是一个比较积极稳妥的正面形象,但这些年来,我并没有捍卫或者扮演这样的形象。”张悦然这样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道,她觉得自己不适应这一切。“十年前的时候就进入名人的生活,不断抛头露面,特别像是一种流水线的感觉,这种生活让我感到乏味。”于是,她开始寻求自我决裂,并且开始建立一种新的文学和生活的秩序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刘远航

每周二,作家张悦然都会去中国人民大学,给本科生讲授影视改编课程,与作家班的学员讨论分析各自的小说作品。每次备课,她都有些如临大敌,常常在咖啡馆里待上一整天。自从2012年被聘为写作班的讲师,教书便开始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

在许多场合,她偏爱黑色的穿着。人们偶尔也会在她的帆布包上发现糖果的图饰,那代表着她纯真烂漫的一面,但现在,成熟是她给人的第一印象。

总有人觉得她的生活过于完美,少年成名,诸事顺遂,但只有张悦然自己知道,内心的焦虑无法被外界的赞誉和误解抵消。开始的时候,纯美的想象与毁灭的激情同样吸引着她,促使她将文字变成感知一切的方式。但在名利的托盘不断加重之时,她却选择后退一步,从喧闹的盛宴中起身离席。

“我给大家留下的似乎还是一个比较积极稳妥的正面形象,但这些年来,我并没有捍卫或者扮演这样的形象。”张悦然这样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道,她觉得自己不适应这一切。“有时我会觉得,十年前的时候就进入名人的生活,不断抛头露面,特别像是一种流水线的感觉,这种生活让我感到乏味。”

此后数年,她办杂志,进入大学教书,写短篇小说,生活的图景仍在不断延展,写作的秩序也更加稳固。2016年,《茧》的出版为她赢得了广泛的赞扬,被认为是同辈作家中难得的突破之作,也让人们看到了不同于前辈作家的讲述历史的方式。这部长篇小说在情感的迷宫中呈现出时代与记忆的回声,而不久前,她刚刚出版了新作《我循着火光而来》,一系列中短篇作品则让读者从那些孤独个体的挣扎与自救中窥探到了现代生活的精神裂痕。

1234...全文 7 下一页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