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中华文化新闻 > 正文

追忆余光中:诗人不死 只是渡过一条轮回之河

2017-12-15 12:55:04    检察日报  参与评论()人

  余光中:再一次渡河

龙天

一首《乡愁》,因为海峡两岸的分离与纠葛,让这首柔肠百结的诗作承载千回百转的复杂意蕴。邮票、船票、坟墓、海峡,这些简单的意象,营造了一种沉重哀伤、苦闷的乡愁情怀。而今,这株“文学常青树”溘然湮灭,而海峡两岸依然隔海相望,时间的悠长依然打不破空间的阻隔。

余光中1928年生于南京,青年时于四川就学,在南京青年会中学毕业后进入金陵大学修读外文。1946年,余光中考入厦门大学外文系,1949年随父母迁香港,次年赴台,就读于台湾大学外文系。1950年九月以插班生考入台大外文系三年级,两年后毕业。1952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生逢三四十年代的中国,个人命运只能随动荡不安的时代浪潮起起伏伏。诗人的敏感天性则帮助他一路捕捉灵魂的受难与愉悦,在历史洪流中沉浮的七情六欲与千姿万态。普罗大众所熟知的余光中,是那位《乡愁》中漂泊的游子。可他自己却说:“在1971年的一个晚上,我用20分钟就写完了《乡愁》,可是在这之前,我用了整整20年来构思。”

1945年余光中加盟覃子豪、钟鼎文等创办“蓝星诗社”,主编《蓝星诗页》。蓝星诗群诗歌流派的代表诗人有余光中、覃子豪、钟鼎文、罗门、蓉子、夐虹等一大批激情四溢的诗人。

“蓝星”是一个具有沙龙气质的现代派诗社,它与“现代派”相抗衡。入盟“蓝星”的诗人们虽没有固定的理论和绝对的信条,也没有现代派那么激进前卫的创作主张,但他们的基本倾向是标榜创作纯粹的自由诗。他们反对过分强调的“横的移植”,力主诗要“注视人生”,“重视实质”,强调个性和民族精神,认为风格是诗人自我创造的完成;“自我创造”是民族的气质、性格、精神等等在作品中无形的呈现。“蓝星”社诗人的作品大都既接受西方技巧,有现代气息,又尊重传统,其艺术取向也较为稳健、持重。余光中的诗歌中有很多中国古典诗歌的意象与表达方式,这大概就是“蓝星诗社”的诗人们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之所在。

自此直到20世纪60年代的台湾诗坛,以纪弦为代表的“现代诗社”、以覃子豪为代表的“蓝星诗社”和以痖弦为代表的“创世纪诗社”,成为现代主义诗歌创作的主力军。不过,也正是在这一时期,“蓝星”的诗人或封笔、或远行,终致“蓝星”不复存在。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