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中华文化新闻 > 正文

孔子“患不均”是指“均田”而非“均贫富”

2017-12-01 18:02:00    光明日报  参与评论()人

“患不均”是孔子思想的重要内容之一。在《论语·季氏》中,孔子说:“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人们通常将孔子的这一“患不均”论理解为不必担心财物少而担心财物分配不平均,如果人们将财物分配平均,就不会有贫富差异,也就消灭了贫困。也就是说,人们是从社会财富分配的角度来理解孔子的“患不均”论的,它讨论的是贫富差异的问题。笔者以为,这种理解是简单的,片面的,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误读。理由如下:

第一,贫富差异并不被孔子等先秦儒家所特别反对。孔子说:“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论语·里仁》)这就是孔子对贫富差异的基本态度。即使在孔子的大同理想中,他也没有提到社会财富的平均分配问题。孔子的这一观念也为后来的儒家所继承,如子思就说:“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中庸》)孟子说:“非其道,则一箪食不可受于人。如其道,则舜受尧之天下,不以为泰。”(《孟子·滕文公下》)荀子说:“富则施广,贫则用节,可贵可贱也,可富可贫也。”(《荀子·仲尼》)由此可见,“均贫富”并没有成为先秦儒家的基本政治主张。

第二,“均贫富”观念与儒家所倡导的“以礼治国”的政治原则相对立。“均贫富”的理论前提是人与人之间的平等,而“以礼治国”本身是一种等级制度,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差异。

第三,将“患不均”论解释为“均贫富”在逻辑上讲不通。严格说来,“均无贫”只意味着消灭贫困,使穷人不陷入贫困的境地。而消灭贫困可以通过促进生产、增加社会财富等方法来实现,并不必然要以通过分配富人财产的方式来实现,因而“均无贫”并不必然蕴含着“均贫富”的思想。而且,社会财富的平均分配怎么就能消灭贫穷呢?在社会财富没有增加的情况下,社会财富分配的平均主义不仅不会使贫困消失,反而会导致整个社会的普遍贫困。也就是说,“均贫富”并不能产生“无贫”的效果。并且,在“患不均”论中,孔子不仅提到了“均”,也涉及到“和”与“安”,这三者应该是一个整体,“均贫富”论显然不能将这三者统一起来。因此,孔子所说的“患不均”论不应该被机械地简化为“均贫富”。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