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中华文化新闻 > 正文

当年,普洱头人们的抉择:要不要去参加新中国的开国大典?

2017-12-19 16:56:08    北京日报  参与评论()人

1950年10月,参加国庆节西南区各民族代表团和文工团及政务院招待委员会合影。

赴京代表麻哈喃老人(傣族)穿起毛主席送的毛呢大衣。白马辛荣 摄

这是在祖国西南边疆,一个与缅甸老挝越南三国相交的地方——明清时代的普洱府、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普洱专区、现在的普洱市。这里有着众多的坝子、梁子、寨子和世居的少数民族同胞。

一座青质勒石——“民族团结誓词碑”,方方正正竖在面前。一位87岁的哈尼族老人,凝望着石碑上一组熟悉的姓名,首先点出一个名字自我介绍“我叫方有富”。然后,指着拉勐等一个个名字,指着碑亭两侧剽牛、喝咒水的雕塑,说起沧桑当年。

1

怕是“调虎离山”

“让一个人来押在我的寨子。要是我回不来,按佤族的规矩,就得把这个人杀了。”让方老念念不忘的碑上那些人儿事儿,发生在解放初那会儿。

1950年中央决定,从各地兄弟民族中选派代表,到北京参加首次国庆盛典。大喜事啊!然而,普洱区少数民族代表存在种种顾虑。由于刚解放,受到境内外反动势力蛊惑影响,有的竟以为这是共产党设的圈套,怕是到了北京会被杀头,便提出样样借口推辞此行。邦箐头人就很典型。

邦箐是佤部落大寨。头人拉勐,曾用弩箭射死前来犯寨的反动少校军官,又带人打退域外土司两次进犯,可谓威震一方,是一位很有代表性的民族头人代表。县工委来人几番动员,他几番回挡,继而提出:“让一个人来押在我的寨子。要是我回不来,按佤族的规矩,就得把这个人杀了。”条件特别苛刻,是吓唬,同时也符合野卡佤砍头祭谷的鄙俗。

主动接过难担子挑起来的,是竹塘区区长龚国清。龚国清用自己的钱买了棉布、盐巴、大米、猪肉、酒,到了拉勐家。拉勐马上把话往远扯:“要我参加什么国情观礼?”龚国清接住话往近拉:“不是国情,是国庆,就是说新中国成立一周年了。”拉勐明知故问:“什么是一周年?”龚国清耐下心来:“一周年,就是一岁了。”拉勐道:“哦,我明白了,就像你们汉人要给满一岁的娃娃过生日, 共产党、毛主席也要给一岁的国家过生日。”龚国清笑着把玩话转到正题:“你说得对,要给国家过生日。拉勐大哥,毛主席、共产党请你们有名望的人到北京,是很有面子的事,不光去喝酒,是让你们看看国家有多大,回来带着百姓把佤山的事办得更好。”话到此处,拉勐一脸苦相:“好兄弟,你得替我想想啊,外边来人说,共产党玩的什么调老虎离开的阴谋,把虎调开了,来占寨子。”龚国清冲着他这个心病,循着话头说:“不叫调老虎离开,叫调虎离山。”“是啊,要是我一走,把我的寨子占了,不就像鸟飞走了把它歇脚的树给砍了一样,我到哪里落脚?”趁这火候,龚国清摆出一堆清白事实,说:“大哥,共产党光明磊落,不干龌龊事。别信跑到境外的残匪造谣啊!”

1234...全文 6 下一页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