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小情小爱的民谣音乐还要火多久?(1)

2017-03-20 10:22:23    澎湃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近年来民谣音乐的这一波高烧,发端于2013年,选秀节目《快乐男声》的参赛者左立翻唱了一首《董小姐》,使得这首歌连同原唱者宋冬野一起红遍大江南北;2015年,《中国好声音》的参赛者张磊又在电视上演唱了马頔的《南山南》,进一步地延续了民谣音乐在娱乐市场中的火爆;与此同时,好妹妹、陈粒等乐队与音乐人也在这一波风潮中各自闯出了一片天地;2017年2月,民谣音乐人赵雷作为补位歌手,登上了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歌手》,以一曲自创的《成都》走红于大众的视野。赵雷的走红,也正好成为近几年中国流行音乐市场中,民谣这个音乐类型持续高烧的顶峰。当然,如果说赵雷红的比上述几位晚,那自然有失公允。2014年1月,在以原创歌曲为主打产品的《中国好歌曲》上,赵雷就已经在全国电视观众面前亮过相了。不仅如此,在节目当中,评委刘欢老师还盛赞了赵雷的原创曲目《画》,称其为“到目前为止见到的最漂亮的一首歌词”。自此之后,赵雷的歌手生涯也走进了迅速上升的阶段,直至参加《歌手》节目时爆炸性的走红,其名气与影响力甚至可以说超过了先于他成名的宋冬野与马頔。



歌唱家朱逢博

然而民谣音乐进入中国广大听众的耳朵,并不是近几年才发生的事情。改革开放初期的1979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有计划地向中国大陆的音乐家提供台湾通俗音乐的资料,随后,著名歌唱家朱逢博便翻唱了《橄榄树》、《小茉莉》等台湾校园民谣歌曲。在那个音乐生产尚未市场化的年代,体制内音乐家对台湾民谣音乐的引入,成为民谣音乐进入中国大陆的开端。



老狼

90年代初期,随着市场经济制度的逐步建立,流行音乐的生产也渐渐脱离了歌舞团、文工团等系统。1994年,香港的大地唱片公司在北京推出了合辑《校园民谣1》,成为大陆民谣音乐流行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而在合辑中献声的老狼、丁薇等民谣歌手,逐渐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同一时期,在校园民谣这种颇具书卷气质的音乐类型之外,一种更加世俗、贴近寻常百姓生活的都市民谣也兴盛起来,其代表人物便是李春波与艾敬(而这两位歌手也曾分别是海政文工团与东方歌舞团的演员)。时间来到新的千年,虽然民谣音乐一度在主流的音乐市场中不再流行,但随着越来越多新兴的音乐展演、发行渠道的诞生,诸如周云蓬或左小祖咒这样的独立(或曰地下)民谣音乐人也各自拥有一批属于自己的忠实听众。直到近几年,民谣一词再度成为国内流行乐坛的热门话题。

80、90年代民谣在今天的复现

一位民谣歌手可以在流行乐坛走红绝非偶然,这不仅是民谣这种音乐类型的功劳,也需要歌手本身具有过硬的业务水平,更少不了唱片公司和媒体的产业力量推波助澜。尤其在流行音乐市场异常纷繁复杂的当下,来自欧美、日韩的新潮作品不断冲击着国内听众的耳朵,香港、台湾的流行歌曲也仍然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就算在本土出品的音乐作品里,赵雷的民谣歌曲都还不是最时髦的类型。但赵雷的走红,恰恰是因为民谣这种音乐类型具有简单、通俗的特性。无论物质与精神生活的水平有没有提高,当下国人的生活节奏肯定是越来越快了。配合着这种节奏,近年来的国内音乐市场上出现了一批随着韩流一起来袭的电子舞曲,形式上与电视节目《盖世音雄》里出现的差不多,无论是流行歌曲、摇滚还是说唱,只要加上些电子音乐的元素,再经一众韩版小鲜肉们(无论是韩国原装的还是国产出口转内销的)的演唱,就离走红不太远了。又或是仿照日本少女偶像团体建立起来的许多国产的少女偶像团体,无论歌唱的好不好,颜值够高就能红,甚至颜值差强人意也没关系,最起码还能占个人多势众。然而,三手的通俗EDM(如果说欧美是将电子舞曲流行化的起点,日韩作为娱乐工业较为发达的国家也先于中国引进了这种音乐形式的话)和青春肉体攻势也无法全面覆盖整个流行音乐市场,或者换句话讲,大剂量的感官刺激也不是人人时时都能接受的。民谣音乐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市场上,便刚好为吃腻了进口快餐与本土杂烩的流行乐迷递上了一盘儿清口的小点心。

关键词:民谣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