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乌扎拉日记里的中国60年:一个普通人不普通的日记

2017-04-18 15:22:19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4月16日,《乌扎拉日记六十年(上)》在上海图书馆“上图讲座·家风家训系列”举办首发式,吴联膺之女吴榕美(右)与熊月之(左)现场对谈。主办方供图  

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文革”、改革开放……百年来中国近代史可谓波澜起伏,反映这一时期的历史研究著作恒河沙数。然而,作为个体的人如何在大时代中成长?

《乌扎拉日记六十年》正是这样 “研究历史、政治、家庭、个人成长史非常难得的素材”。这本书的作者吴联膺从1933年18岁起开始写日记,一直写到1992年去世前。吴联膺出身满族贵族家庭,而书名中的“乌扎拉”正是他的满族祖姓。

“这是一本普通的日记,展现的是不普通的历史。” 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著名上海史专家熊月之表示,1933年到1992年,正是中国从民族危亡到全面走向改革开放的振兴时期,这本私人日记中真实反映了那个时代的风云变幻。

4月16日,《乌扎拉日记六十年(上)》在上海图书馆“上图讲座·家风家训系列”举办首发式,吴联膺之女吴榕美与熊月之现场对谈。作者的新四军老战友、子女亲属等也从各地赶赴讲座现场,见证日记首发。

日记出版纯属偶然

吴联膺日记的出版纯属偶然。2005年,担任上海市群艺馆活动部主任的吴榕美在策划设计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活动,听过太多次父亲讲述的抗战故事,吴榕美在策划展览的时候,想到了从父亲的日记中寻找线索。

部分日记原稿。本文图片由受访对象提供  

翻出尘封多年的日记,吴榕美惊讶地发现“其中记录1937年淞沪抗战的内容那么完整”。日记中真实反映了当时普通民众对抗战的态度,“南京沦陷前他还记载,自己的妈妈听说中国军队打了胜仗,当天就多炒一个菜,听说中国军队输了就很黯然。”

日记中也记录了吴联膺在这一时期思想的转变,在路过先施公司被炸后、死伤很多平民而临时搭建在“华界”的收尸站时,他目睹成堆的残肢断臂深受刺激,最终走上了抗日的道路。

吴榕美受此触动将展览主题定为“抗战珍存——上海市民抗日战争时期图文资料藏品展览”,父亲关于“八·一三”事变的日记也作为展品展出。以这次展览为发端,她开始整理父亲的日记。

因为家事繁重、工作繁忙,吴榕美用了整整十年时间,才将父亲1933年至1950年间的日记整理完毕,在父亲百岁诞辰之际,集结出版了《乌扎拉日记六十年(上)》。

记录大时代里普通人的生活细节

吴联膺在历史中并不算个“大人物”,但他的一生经历可谓丰富。儿时吴联膺随为官的父亲在东海沿岸各地生活,青少年时期随长兄职位的迁移先后在天津、北京、武汉、杭州、上海各城市辗转读书,曾就读于武昌艺术专科学校、杭州艺术专科学校、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得到过林风眠、潘天寿、刘海粟等名师指导。1939年,吴联膺毕业后即赴浙江天目山参加抗日救亡工作,无意中救助了许多中共地下党员,被当局隔离审查,1943年历经艰险逃回上海。后经中共地下党交通员护送,奔赴苏北抗日根据地,参加新四军的抗日美术工作。1949年,他随部队渡江,参加了解放上海的文化宣传工作。之后又曾在福州、武汉从事文化宣传工作。

在代前言中,吴榕美写道,“希望让读者更全面地了解这样一个被同学、同事称为‘傻吴’‘玻璃人’‘透明人’的记录者的天真和坦荡。”

的确吴联膺在日记中记事毫无避讳,想到什么都写下来,这也让他的日记饶有趣味。既反映了历史,也充满生活细节。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