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无脸长衫男”为什么火了?

2017-04-19 14:12:39    文汇报  参与评论()人

拥有逾144万粉丝的“网红”老树新推出《春·醉花阴》,他说,丰子恺是他喜欢的传统文人。左图:不少读者盼如画中“无脸男”般偷得浮生半日闲,藉由画里诗间的小感动、小共鸣、小确幸,找到释放焦虑的出口。(上海书画出版社供图)

拥有逾144万粉丝的“网红”老树新推出《春·醉花阴》,他说,丰子恺是他喜欢的传统文人。左图:不少读者盼如画中“无脸男”般偷得浮生半日闲,藉由画里诗间的小感动、小共鸣、小确幸,找到释放焦虑的出口。(上海书画出版社供图)

上图:丰子恺的《子规啼血四更时,起视蚕稠怕叶稀》插图细致入微描绘了养蚕过程。(资料图片)

上图:丰子恺的《子规啼血四更时,起视蚕稠怕叶稀》插图细致入微描绘了养蚕过程。(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许旸

“眼前两碗米饭,心中一粒飞鸿”———世俗与脱俗,正是“老树画画”系列诗画中最高频的一对哲学命题。眼下,55岁老树的“四季系列”绘本首册《春·醉花阴》出版,再度引发关注。拥有超144万微博粉丝,公众号文章阅读数屡屡10万+,老树笔下的文人画何以火起来?

有人爱看画中标志性“无脸男”,面部轮廓模糊、着一袭长衫、戴宽边礼帽,在树下、坡上、花中,看景发呆;有人被画面所配的打油诗逗乐,譬如“待到春风吹起,我扛花去看你”的傲娇,“荣枯与我何干?只是偶然经过”的自得,或干脆来句“作为一颗胖子,盼着秋风快来”的插科打诨。

清华大学心理学讲师李松蔚读过老树此前的《在江湖》《花乱开》等著述,他发现,老树在尘世里边泡过,又能把自己给拎出来,因此,从他的创作视野倒能窥见当下都市人某种日常精神状态的缩影:比如人与人之间的冷漠隔膜,对人生意义的不确定性等。这时就容易被画中的自嘲打动,大呼“周一破事无数,我已抵挡不住”,但旋即又认怂,“要去天涯海角,最后还是掉头”。在李松蔚看来,老树画画中对尘世焦虑的放逐、对四季风物的移情,迎合了社会起伏心绪中对单一“成功学”的潜意识抵抗。不过,当人们明白无需一味复制他人看似顺遂的道路,或全奔着一个世俗目的而去时,要小心转身又一窝蜂掉进“岁月静好”的窠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