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以艺术之名探讨不死与永恒 竟杀死91万只动物

2017-04-20 15:44:11  雅昌艺术网    参与评论()人

达明 赫斯特,《I Am Become Death, Shatterer of Worlds》(2006)。图片:致谢 Ben Stansall AFP/Getty Images

达明 赫斯特回来了。

距他上一次成为焦点人物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这位艺术家在弗朗索瓦 皮诺特位于威尼斯的Palazzo Grassi和Punta Della Dogana 的新作展览围绕着一位古代藏家沉没在海底的货船上的珍宝展开,再次引发关注。不过,这次的作品当中并没有使用赫斯特赖以成名的材料:动物尸体。

1990年,这位艺术家以《One Thousand Years》在英国艺术圈创下了自己的名号——一只牛头被装在玻璃柜当中,腐烂的血肉当中滋生出了苍蝇和蛆虫——从那以后,赫斯特的作品总是与死亡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他把动物的尸体带到展厅当中,让观众直面死亡。他作品的价格一路攀升,2008年在苏富比(微博)的拍卖当中到达了2亿美元的巅峰,而他的作品也随之引发了讽刺的争议,因为钱买不到所有人都想要的东西:长生不死。

但是,如何来认识这些为赫斯特崇高艺术理念奉献出生命的动物?多年以来,动物保护组织一直在与这位艺术家对抗,100% Animalisti在他威尼斯的展览开幕前夕就在展场的门口扔了88帮的动物粪便表明自己的立场。毫无疑问,赫斯特的工作室肯定经手了无数的动物。

现在artnet新闻决定要统计一下数量。

这里有限的数据主要来自达明 赫斯特官方网站上的大量展览的画册。考虑到大量的小昆虫,这是一个让人精疲力竭的任务——你可以将这个项目成为“生者对死去的虫子无动于衷。“在赫斯特的职业生涯当中,他从各种不同的渠道获得不同的动物材料,其中包括了澳大利亚的鲨鱼捕手Vic Hislop、伦敦的标本制作师Emily Mayer、以及伦敦出名的Billingsgate鱼市。有些动物在赫斯特插手之前就已经死亡,而其他的动物则是为艺术创作“量身定制”了命运。他们的去处都不尽相同:面对这位死神艺术家。“将所有的都对半切,我们都特么一样,“赫斯特曾经对作家Gordon Burn这样说。

以下是我们对赫斯特创作规模的一个粗略估计,按照不同的动物类型进行分类。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