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好莱坞改编《攻壳机动队》:抽离了现实的“空城”

2017-04-25 14:43:33    文汇报  参与评论()人

电影《攻壳机动队》回避了一个根本的问题,即“身体”本身的记忆属性。在电影里,随着记忆被植入大脑,意识和身体无缝对接,记忆轻而易举地完成了对一具陌生躯体的殖民,“他人的记忆”和“他人的感情”都轻而易举地被继承了,“人”的诞生史是如此的偶然和随意。

《攻壳机动队》的漫画和动画在二次元的领域里具有相当高的地位,经过好莱坞的改编,“数字朋克(cyberpunk)”进入真人次元,这一方面是从二次元到三次元的穿越,另一方面则是在好莱坞的全球营销娱乐诉求下,强大的电影资本对日本流行文化的“拿来”和改造。我对漫画原作和押井守的动画电影是陌生的,面对真人版《攻壳机动队》,我所关心的是三次元的电影回应“二维”美学时,产生了什么样的结果。

虚构未来,首先要解决的是给观众呈现什么样的景观,《攻壳机动队》的做法是利用大量的现实元素去营造未来感,制造亦真亦幻、跨越时空和次元的混搭感。我们看到的“未来”,是一个摩天大楼与贫民窟并存的世界,实景的建筑被电子数码绘图叠加出未来感,光、幻影、色斑和色晕消解了整个世界的真实感,一切似乎都是不确定的。建筑本身没有东方特征,画面上的汉字、日语字母和韩语字母当然隐喻了地理空间,但只是浅表的符号混搭,真正体现出空间属性和特征的是人工建筑的“密度”———指向东亚大都会的逼仄氛围。建筑的密集性在“现实”中对应着人口规模,然而在这部电影里,“人口”或者说“人群”是消失的,密集的建筑物以及由此构建的城市成为戏中人物活动的“布景”,甚至,“人物”本身也是“景观化”的,被吸收在这庞大的“布景”中。

于是,虚构的工作让渡给“景观”制造技术。大都会的交通系统和地面建筑,都成为高度符号化的空间,酒吧黑市、贫民窟街头、餐厅、高层公寓外墙密集的空调机诸多细节,它们终究仅仅是概念性的,徒有审美的意义。西方想象的东亚未来景观,是一个“密密匝匝的空城”,这个高概念的影像背后,现实其实被消解了———抽离了现实的场景,自然只能是“空”的。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