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王进玉:大龄难产的当代画家

2017-04-25 15:11:04  新浪收藏    参与评论()人

许钦松曾发表过这么一个观点,说“中国画是一个老年的艺术,60岁之后才可称之登堂入室。”还说:“年轻人不要着急,我今年63岁,刚踏过这个门槛儿。”看到这几句话,我不禁有了个很大的疑问,即中国画果真是一个老年的艺术吗?是许钦松做过相关的研究考证,还是他在信口开河,并为自己在绘画上“笨”的表现找个说辞?

于是我又一次翻阅起美术史,却发现中国画并非如许钦松所说,它的确不能笼统地讲是一个老年的艺术,恰恰相反,对比古代,当今画家,包括书家等,反而表现出普遍大龄且难产,甚至有很多终身不孕不育的现象。为什么这样讲呢?我从以下几个方面给大家分析。

在绘画方面,最具代表性的一个画家,即北宋的王希孟。他的代表作品大家都知道,是《千里江山图》,堪称北宋宫廷画院青绿山水的扛鼎之作,至今在青绿山水的创作史上,也可谓无出其右者。而恰恰是这样一件如此珍贵、如此高水平的作品,竟是王希孟在年仅18岁时创作完成的。很可惜他二十出头就去世了。另一个代表性的画家,是明代的仇英。虽然仇英的生卒无确切记载,但根据徐邦达先生《历代书画家传记考辨·仇英生卒年岁考订及其它》一文的叙述,得知其大约生于1502年或1503年,卒于1552年,也就是说他一生只活了五十岁左右。而据史料记载,他的代表作《汉宫春晓图》大约作于1517年左右,也就是在他十五六岁的年纪。众所周知,此件作品被称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也是仇英重彩仕女题材中极有代表性的一件画作。但谁也没想到这么重要的一件作品,竟出自一个如此年轻的画家之手。

也许有人会说,你讲的这两位可能是特例,不具有普遍性吧?我告诉大家,真不是特例,还可以列举出更多的事实来,比如任伯年(1840—1896),他一生只活了56岁,而四十岁到五十来岁这么一个时间段,为其创作的鼎盛期。在这一时期,他创作了《苏武牧羊》《酸寒尉像》《蕉阴纳凉图》等一批传世佳作。再比如陈洪绶(1599—1652),一生只活了53岁,却能够做到在山水、花鸟、人物等方面皆佳,尤以人物画成就最高,其“力量气局,超拔磊落,在仇(英)、唐(寅)之上,盖明三百年无此笔墨”。此外单单从年岁上看,唐寅(1470—1523)活了53岁,顾恺之(约346—407)活了61岁,石涛(1642—约1708)活了66岁,李公麟(1040—1106)活了66岁……当然,在古代画坛还有不胜枚举的此类例子,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认真梳理一下,你会发现,虽然他们在当时都比较早地就离开了人世,但并未妨碍其成为名垂画史的大师、大家,也丝毫不影响其精品力作的诞生和传世。而且根据众多史料记载和分析来看,他们那些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也往往都是在中青年时期创作的,即便有些画家虽然也比较长寿,但也并非在晚年,或者说并非都是在年纪很老的时候才完成其重要作品的。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实时热点

  • 排名
  • 关键词
  •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