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范雨素“火”了之后:探访皮村文学小组课堂

2017-05-02 14:44:57    人民网-文化频道  参与评论()人

逼仄的屋里,除了几个办公的灰色立柜,其它都是摆满了书和杂志的书架,杂乱但还颇有文学氛围,有一层书架上还摆着几座奖杯。两根白炽灯下,文件和草稿铺满全桌,投影仪和手提电脑一应俱全,原本十几个人围着长方形办公桌坐下,已没有过多的活动空间,现在一下涌进二十多人,房间被围得水泄不通,热闹非凡。

4月29日晚上七点半,原本周日进行的活动因为五一放假被改到了周六晚上,在北京市朝阳区金盏乡皮村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也就是皮村的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里,文学小组活动如往常一样开课。除了平时都会来上课的小海等十多名工友,活动上还多了些许新鲜面孔,除了来了三位老师,还有一些专程从北京其他地方赶过来的工友、学生和媒体朋友们。

活动由一直在这里做志愿老师的张慧瑜担任主持人。以往,文学小组课会分享一些经典作家的文学作品,也会讨论一些热门的社会和新闻事件。而这一次,文学小组活动主要围绕范雨素的“我是范雨素”这篇文章进行了讨论。首先,张慧瑜梳理了范大姐“火”了之后,工友之家这一周发生的事情,由范雨素文章被疯狂转载到她“失踪“、再到此次的文化小组活动,人们的关注点也从范大姐身上追溯到了工友之家,以及文学小组的成员。

张慧瑜点评文章说:“范大姐的文字精道而具有独特的魅力,语言特色是在自觉和不自觉中形成的。看起来比较零散,但其实有范大姐自己的内在视野,她对家庭、社会的看法和理解都自然而然地呈现出来,主线是她的人生和书、和文学的关系,包括文学对她的哥哥姐姐也产生比较重要的作用。”

接着,张慧瑜邀请了在场的每个人分别朗读了一段范雨素的文章,随时提问,畅所欲言、气氛融洽。李云雷老师和袁凌老师也分别对文章进行了解析,并在分享的过程中告诉学员们一些写作技巧。

袁凌主要讲评了范大姐的语言风格,他认为范大姐表达得很节制、举重若轻,很沉重的东西恰恰表现的很轻。还有文中的讽刺,不是文人的反讽,亦不是戏谑的反讽,没有油滑感,是在很认真地描述。比如说她写父亲是一个“大树的影子”,这也不是在指责他父亲,他父亲还是一棵大树,但却突出了她对于他父亲的距离感。还有一个例子就是,她母亲给大姐去治病,相信中医、西医,也相信神医。前两个都好理解,但是最后还说相信神医就有戏谑的味道,但这个戏谑就很认真,表现出母亲对女儿的病非常在意,想尽一切办法要给女儿治病。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