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人民文学》主编:《西游记》是成长小说,有老庄文化的特点

2017-05-09 15:18:11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5月7日,由北京十月文学院主办的文学讲座活动“名家讲经典”第二场讲座在十月文学院举办。《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施战军以“《西游记》:作妖史与捉妖记”为题,讲解文学作品《西游记》。

讲座中,施战军回答了在西天取经路上先为妖又捉妖、桀骜又亲切的孙悟空,在《西游记》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以及《西游记》又呈现了怎样一部有趣有义、有善有斗的作妖史与捉妖记。

《西游记》密码:“动静”“生死”“妖猴”“他我”之辩  

阅读《西游记》,首先要掌握其密码,施战军认为“这个密码是通过几种概念冲突、辩驳形成的”,并将其总结为“动静”“生死”“妖猴”与“他我”之辩。

“动静之辩”的背景来自100年前中国文化开始向现代转型的过程中,“曾经有过激烈的东西文化大论战,《东方》杂志主笔杜亚泉曾经提出一个概念——‘动的文明和静的文明’,他认为东方是静文明,西方是动文明,所以东方文明更高级。那时西方想改变自身,认为东方文明可以拯救一切。”施战军说。

关于《西游记》,施战军认为“这部小说以动为表、静为底,实际上有老庄文化的特点。《西游记》的动用‘闹’来说明,闹在《西游记》里是关键词,大闹天宫、大闹盘丝洞,到底都是闹。孙悟空说把棍子举起来就举起来,猪八戒想把耙子举起来就举起来,妖精出现的时候狂风大作,每个人都愿意出手……人物都是不安分的,这里边形象很少有安分的存在,怎么办?唐僧的出现就是来对付‘闹’的,是让闹安分的力量。像如来、菩萨、师父这样的人,都是静的象征,正定而自信。静是制动历史、人类的力量,社会怎么走、你怎么摔打都在他们掌控之中,而且最难对付的妖都是他们放出来的。九九归一,81难、72变,定这些数字的人也是掌握恒定的某种力量。这是小说里的动和静的辩证法。”

“生死之辩”更贴近文本,唐僧、菩萨是慈悲为怀,是护生,而更多其他人物是说杀人就杀人,所以护生和杀生构成一个范畴。施战军以孙悟空为例,“孙悟空叫‘心猿’,刚被师父解救的时候,先是杀虎做衣裳,后是打死六贼弄盘缠,中华文化精华埋藏在这里,后边所有的故事从这里生发出来。约束和自由都是建立在杀生和护生之间,后来每次孙悟空动杀心、打妖怪的时候,唐僧都要念咒,这种冲突激发了故事。”施战军说。

关键词:西游记孙悟空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