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当我们受伤时,我们不需要评论,只需要诗歌

2017-05-27 10:22:47    新京报  参与评论()人

曼彻斯特,2017年5月23日。

《归去:父亲、儿子和他们的土地》 作者:(美)希沙姆·马塔尔 版本:兰登书屋 2017年4月(再版)

这一周,鲍勃·迪伦迎来了他76岁的生日,甲壳虫乐队20世纪60年代的伟大专辑《佩珀军士孤独之心俱乐部乐队》也迎来了它50岁的诞辰,这些都是令人开心的事情,只是翻开时间的另一面,却是曼彻斯特爆炸事件的发生。这一悲痛事实再次让我们沉默下来,迫使我们去哀悼,去思考。

“一只白鸽要飞过多少片大海/才能在沙丘安眠/炮弹要多少次掠过天空/才能被永远禁止……一个人有多少耳朵/才能听见身后人的哭泣/要牺牲多少条生命/才能知道太多的人已经死去……”面对这些发问,我们只能和迪伦一起唱:答案它在这风中飘扬。

5月22日晚,随着曼彻斯特体育场的一声巨响,22个无辜的生命从此离开了世界,这也迅速引爆了世人的愤怒与悲哀。这不仅使我们回想起巴黎和布鲁塞尔的恐怖袭击,也使我们回想起20年前同样发生在曼彻斯特的爆炸事件。1996年6月15日中午,爱尔兰共和军在曼彻斯特市中心引爆了装有1500公斤炸弹的面包车,爆炸所导致的玻璃和建筑碎片飞溅到了800米开外,人们被这些碎片割伤,血到处都是。这一次,炸弹里放了更具杀伤力的铁丝,那些东西像子弹一样炸穿孩子的皮肤。面对这样的悲剧,我们怎么可能无所作为?

对此有人表示:语言是对暴力和创伤最好的回应与抚慰。爆炸撕裂了建筑与人们的肉体,也撕裂了人们的信心和语言。恐怖主义正是在此意义上发挥它的作用,它让人们感到确定性的崩溃,感到恐惧。对此,特朗普的回应倒是很有道理,他说:“我不会叫他们怪物,因为他们喜欢这个词,他们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的称谓。从现在开始我会把他们称为失败者,因为他们就是如此。我们会遇到更多像他们这样的人,但只需记住,他们是失败者。”任何成功的袭击都是由某个地方的失败所定义的。ISIS的语言是虚弱的,是失败者的表述,他们借助安拉的名义杀害他人,借助中世纪战争的语言掩盖自己的畏惧。我们用来回击的最好武器是语言,通过分享共同的感受来安慰生者与逝者,这是对爆炸和愤怒的最好回应。(来源:5月23日,泰晤士文学副刊,原标题:What makes us human.另:5月24日,大西洋月刊,原标题:The Manchester Attack and the Difficulty of Prevention)

关键词:诗歌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实时热点

  • 排名
  • 关键词
  •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