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他的花和他的名字一样美 常玉的白菊2.8亿台币成交

2017-06-14 14:43:04    新浪收藏  参与评论()人

被称为拍卖市场的硬通货的常玉,又有新表现了。在刚刚结束的台北罗芙奥2017春拍专场中,常玉的一幅花卉作品《红底白菊》拔得专场头筹,拍出了2.8亿台币的价格,约合人民币6300万。

常玉被称为“东方马蒂斯”,他的作品一直在拍场上受到追捧,曾经在2011年以1.07亿人民币创华人油画拍卖纪录。现在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正在展出的常玉作品展,业内人士称任何一幅都可让拍卖公司垂涎三尺。

常玉《红底白菊》

此次拍出的《红底白菊》单纯从色彩看,这种高纯度的红色的确刺人眼球,很难看出这是一个中国艺术家的用色习惯,鲜艳如血般的红色,齐刷刷横向排比的笔触感觉像是在等待着响应、等待着认同。

在常玉短暂的一生中,静物题材陪伴了他数十年,放佛在静物中,植物的生命更适合被常玉拿来表达自己的心境,因此他的花卉作品频见,常玉以重彩、深色的环境色来突出花卉的灰暗、惨白、无力,展现着有点落寞有点无奈、有点愤懑也有些失望的情绪。

常玉的花卉作品中西结合,有着野兽派的色彩,有着传统书法的线条和韵致,雅致的画风在近年来的拍卖场中也觅得了不少知音。2016年11月一幅《瓶菊》在佳士得1.0358亿港元落槌;2016年保利春拍上亮相的常玉的《蓝色背景的盆花》,以人民币3933万元成交。

《瓶菊》《蓝色背景的盆花》

常玉一生都极为坎坷,他的画根本就卖不出去,为了艺术理想,他又不去按世俗的观点而创作,以致他在蒙巴那斯的家中被煤气熏死的时候,仍然是一贫如洗。常玉在1919年就以留法勤工俭学的方式前往巴黎,与徐悲鸿、林风眠熟稔,常玉的艺术观点却与他们不同,他不进美术学院进修,常在咖啡馆里一边看《红楼梦》或拉着小提琴一边画画。

而今,西方公认他为世界级的绘画大家,是中国的莫迪里阿尼式的人物,生前潦倒而死后荣光。艺术之路上更是有浓重的悲剧色彩,这在他除花卉、静物以外的题材中也不鲜见。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