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从文学到剧场:老舍临在当下

2017-07-06 10:35:55    北京日报  参与评论()人

老舍语言是舞台最大支撑

阅尽千帆过境的外国戏剧节,无论多少大牌顶级掌声喝彩,总归是留不住的空寂渺茫……首届老舍国际戏剧节让北京醒悟到自己就孕育着一颗丰润饱满的戏剧果实,有一面与风争舞的飘扬旗帜——那就是中国文学和戏剧的瑰宝,永生于我们时代的老舍先生。无论我们如何为当代剧场五光十色的呈现尝试新奇、翻新手法,去实现意识、心理和现实的交融转切,回眸看去仍然是老舍坚实浩瀚的语言在支撑戏剧之帆一次次的跃起冲飞。阡陌纵横晴雨万象,老舍的语言在舞台上不旧不老不干不闷,总是脆愣热络活色生香神采奕奕,给予舞台无限空灵的想象支撑。

多年以前,电视剧《四世同堂》的导演林汝为面临三卷本58万字的《四世同堂》,去拜访胡絜青老人讨教改编秘诀,胡老先生爽快地说,你就放开了用老舍原作的人物对话,包你大获成功!一语拨云见日。忠实原著框架和人物语言的《四世同堂》播出后果然名声红火斩获颇丰。多年以后,有人又去问过老舍长女舒济改编老舍作品的原则,舒济仍然说,老舍先生的写作讲究的是“人到话到,话到人到,以语言立人物,以对话画精神”。一语点破了老舍语言就是舞台最大的支撑——人物性格、心理变化、神态气质、时代风貌应有尽有。老舍先生的语言是“长”在人物身上的,带着曲折跌宕的命运和幽微婉转的心理,也飘洒着雨丝风片时代世情。

《茶馆》:永远和时代伴随生长

也正因为人物语言的生动饱满,不断追求创新实验的林兆华在接过焦菊隐版《茶馆》后,为只能“描红模子”的继承流露出几分惆怅。但率性极致的风格,还是让他完全恢复了第三幕台词的原汁原貌并起用年轻演员,给《茶馆》增添了世俗的节奏、喜剧的气质。

冯远征的松二爷哆嗦着小碎步、颤颤悠悠去挂鸟笼,夸张传神地描摹了墨守腐朽萎靡末路的人生;杨立新的秦二爷出场踌躇满志励精图治,已经预设了结局的凄惶无奈;吴刚“小刘麻子”娴熟老练的官场做派古今通吃;梁冠华饰演的王掌柜精明算计八面玲珑,只是不断换来穷途末路的荒诞。而这种能够永远和时代伴随生长的能力无疑源于深刻的文化性格,以及紧扣人物的语言。几十年前的台词听起来毫无隔膜,仍然是话到人到栩栩如生。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