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中国油画史中的“写意”语境

2017-07-14 10:01:16  美术报    参与评论()人

文/刘新(南宁)

写意是几代画家的课题

“写意”现在很当下,其实从美术史的角度来谈这个命题会更有意思。

在20世纪初,相对于西方古典艺术和西方学院主义的艺术来讲,写实艺术在当时已经不是西方主要的艺术方向,也不主流了。在这个大的环境和时间节点上,恰是我们中国大量的漂洋过海去西方留学的时候。所以我们很多留学生到西方以后,带回来的艺术,今天我们有一个误会,总认为是写实艺术占主流。其实不是,我们那时候到西方去的时候,整个西方已经不是科学主义主导下的写实艺术的天下。我们学回来的这些人里面,只有少数像徐悲鸿这样的人针对中国国情产生有普及写实艺术的紧迫感,他们从科学主义的立场出发,跟随了整个国情走势,这种走势就是上世纪20年代前后中国崇尚科学的思想,推及到艺术的就是写实主义。除此之外,大部分留洋回来的还是追随西方当时正在热门的现代艺术,起码是印象主义时代的艺术,而不是古典艺术或学院艺术。

当时中国青年到欧洲学画的时候,他们中的一些导师都会非常惊讶地问,你们国家有那么好的艺术,到法国来干什么?像常书鸿、林风眠等都被老师这样讲过。那么中国有什么好东西,其艺术有什么优长,如果说有,写意肯定算一个。后来这些人回来以后,首先呈现的一个是事实,大部分人画的写意趣味是一种完全本能的表现,仿佛一种进入到血脉的东西,跟当时西方背离古典传统、走上现代艺术大道的大环境刚好相符,也因为当时的中国画家在国外或国内跟着这个大环境的还真不少,所以整个主流的笔下过程自觉不自觉就没有往写实或者是往古典主义这一方向走。

身为中国人的那些画家,他们吸收的资源当然有本土的一些东西,这点毫无疑问。这些人其实都是从很传统的旧式教育过来的,尤其是书写修为,似乎与身俱来,那一代人如果要做艺术,如果又不按西方的写实主义走的话,中国元素会自然地夹带进来。我今天再看王悦之的画就能看到这个逻辑,我以为后来的很多中国风的实践仍然没有偏离这个路线,只是在他的高度和课题上有了超越,如注入了当代社会的针对性和批判性,对写意的新阐发。问题是这些写意的文脉,那一代人做的课题,其实现在我们仍然还在做。后来实在是因为中国特殊的实际情况,使本来清楚可续的这个逻辑在中间有几个时期断链了。西方不同,它的逻辑很清楚,尽管有两次世界大战也没有中断他们的演进文脉,所以发展到后现代也是自己文脉的递进结果。

关键词:写意油画写实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