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我是堂吉诃德》:倘无堂吉诃德,要这世界何用?!

2017-07-24 16:38:05    澎湃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编者按:今年是北京人艺建院65周年,已经举办至第七年的“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演”邀请了四部世界级的国外作品,在院庆期间献礼上演。这其中,以色列盖谢尔剧院已经是第四次登上首都剧场舞台,此前,这个剧院的《耶路撒冷之鸽》、《唐璜》和《乡村》在中国的演出无一例外地赢得了各种好评。

这一次,盖谢尔剧院带来的新剧《我是堂吉诃德》再度引发轰动。在7月14-16日的演出结束后,几乎引发了所有观剧者的刷屏。不少观众表示,这部剧都是他们今年以来看过的最好戏剧作品。《我是堂吉诃德》讲述的是两个狱友的奇幻冒险之旅,但却把塞万提斯年的名作巧妙地嫁接于剧情之作。在这部“监狱风云”中主演堂吉诃德的,是被不少中国观众熟知的以色列表演“男神”萨沙。而由于作品的多义性和丰富性,《我是堂吉诃德》让不同的观众产生了不同的思考。此文也是对《我是堂吉诃德》的一种解读。

《我是堂吉诃德》剧照本文图片李晏摄

在北京大学西门内,有一座塞万提斯铜像,诗人右手执卷,左手扶剑,眺望远方。学生时代,常去那里闲逛消磨时光。我时常盯着铜像的左手,想象年轻的塞万提斯在与土耳其人的战役中跳上敌舰,奋勇拼杀,受伤三处,左手终身残废;再看向铜像的右手,想象这位一生困顿的诗人手握秃头鹅毛笔,在昏暗的烛光下,写下那部至今仍在街谈巷议中回响的《堂吉诃德》。

这一部与莎士比亚的《李尔王》同年完成的巨著,自出版之日起便风靡了西班牙,四百年来早已被翻译成各国文字,并给为数众多的书籍、戏剧、音乐、舞蹈和电影作品带来灵感。那一位名唤作堂吉诃德的没落小贵族,骑着一匹瘦马,带着一个侍从,足迹早已遍布全世界。根据作者塞万提斯的戏语,他当初曾想把堂吉诃德送到中国来,却因没有路费而作罢。

2017年7月,“堂吉诃德”取道特拉维夫,以戏剧《我是堂吉诃德》的形式,来到了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舞台。

这一次,故事被搬到当代。堂吉诃德成了一位在狱服刑的罪犯,桑丘则是他的同牢狱友,一个理想,一个现实,一个疯癫,一个痴傻。

“堂吉诃德”曾经是个图书馆管理员,一个神经脆弱精神洁癖的书呆子,他每天都和暗恋的姑娘一起读“堂吉诃德”,姑娘和教授偷情了,他一把火烧了图书馆,也烧死了姑娘;双人牢房里,朝夕相处五年的狱友“桑丘”,对他百般回护,却被他嘲笑成不识字的蠢货;精神失常后,他在精神病院里困居十年,照顾他十年的护士,他从不记得。每天一觉醒来,只是说些没头没脑的疯话,往复循环,日日如此。

他似乎未曾做过任何于人于己有益的事,这世界要他何用?

我想,以色列盖谢尔剧院的《我是堂吉诃德》用一场戏的篇幅,回答了这样一个问题。

《我是堂吉诃德》剧照

《我是堂吉诃德》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