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文人收藏”往事并不如烟

2017-07-24 16:38:46  美术报    参与评论()人

黄宾虹《黄山汤口》作于1955年

■赵畅

收藏有多种形式,或曰“商人收藏”,或曰“市民收藏”,或曰“文人收藏”等等。其中“文人收藏”,总是特别吸引人们的眼球,毕竟,沾染了文人气息,总是诱惑人对其深情张望,一窥究竟。

李晶晶曾在《三联生活周刊》中《文人收藏》一文中说到,清末民初收藏者的主体,是“亦官亦藏”的文人群体,他们对藏品重视来源、流传,藏品多经考证,或题记,或钤鉴藏印。将收藏与学识相贯连,成为硕学鸿儒乐享其间的雅事。无独有偶,收藏家韦蔚编写的《近代收藏家名录》中共列入300人,虽不全,但可作为重要的参考依据:在近现代尤其是民国时期,其中官员出身的54人,商人背景的97人,人数最多的是文人包括艺术家共有167人,占了一半以上。

综合上述两个材料,至少给我们传递了这样几个信息:一是文人收藏自古有之,明末清初尤甚;二是与“商人收藏”、“市民收藏”的市场增值思维不同,“文人收藏”其更重视“藏品来源、流传,藏品多经考证,或题记,或钤鉴藏印”;三是“文人收藏”总是“将收藏与学识相贯连,成为硕学鸿儒乐享其间的雅事”。

在过往的历史上,“文人收藏”能够成为一道亮丽的人文风景线,必然还有其中深层次的原因。比如,当时的文人颇受社会尊重,因而其收入也相对稳定,他们似乎更有条件收藏;比如,文人之间虽然存在“文人相轻”的情况,但并非说所有文人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少名家、大师之间的交流以至赠送藏品的故事还是经常发生的;再比如,与当下的收藏品价格相比,其时的藏品价格要低许多,于是客观上也就为“文人收藏”降低了门槛;又比如,文人玩收藏因见多识广,尽管当时也有赝品,但在他们的“火眼金睛”面前,那些假冒伪劣的藏品何以不露出马脚、落荒而逃?

如果说,价格因素是刺激“文人收藏”的必要前提和条件的话,那么,来看一下当年名家名作、大家大作的价格,你便会对当年名家名作、大家大作被纷纷收藏的境遇恍然大悟。6月19日晚,黄宾虹巨制《黄山汤口》以3.45亿元成交,创其个人作品最高成交价。据陈国林撰文,1952年的时候,黄宾虹的画才买1元钱一幅,普通工人一个月工资可以买好多幅。直到1977年,王雪涛的画12元一平尺,李可染是15元,他拿着陆俨少的画去荣宝斋,给出的价格是8元一平尺。上世纪80年代初,天安门前的国家博物馆(原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外宾服务部”,吴作人的润格是一平尺5元钱,李可染8元,刘炳森6毛、8毛钱。1981年,从香港回来的许化迟,仅花20多万港币就买下了外宾服务部的全部画作,超过9000张字画,包括齐白石、张大千、李可染、吴作人、蒋兆和等人作品。上世纪70年代,像李可染、吴作人、蒋兆和,当时收购价都是45块钱一大幅,齐白石才卖10块钱一尺。另据李涵教授回忆,1954年冬,当他还是14岁的懵懂少年,就喜欢到北京王府井的和平画店看画。店里的画有60%是齐白石的作品,大概20%是徐悲鸿的,还有傅抱石、陈半丁、王雪涛等人的作品。齐白石的画多半是竖轴,价位也就20或30元一幅。他清楚地记得,一幅三平尺的竖轴牵牛花,叶子上加一只写意蚂蚱,标价是20元。徐悲鸿的画马和牛比较多,一幅画的价格在60至70元左右,其中有一幅大画《翠竹仕女》标价110元,算是当时店内最贵的画了。如此价格,也难怪其时的“文人收藏”是那样风生水起了。

关键词:收藏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