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这本书讲述了大多数女人不幸被言中的一生

2017-07-25 16:54:28    新京报书评周刊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这本书讲述了大多数女人不幸被言中的一生

坦白讲,和其他小说相比,《醒来的女性》并不胜在构思精妙、想象独到之上。它出彩的地方更接近一部写实的纪录,因为描摹得太过接近真相,所以异乎寻常地抓紧人心。作者玛丽莲·弗伦奇来回跳脱故事与现实,借米拉和她的朋友们,感知大多数女人不幸被言中的一生。

玛丽莲·弗伦奇(Marilyn French,1929-2009)出生于美国布鲁克林,从小热爱写作,十岁便开始创作诗歌和短篇小说。1950年,在霍夫斯特拉大学就读期间,玛丽莲结婚,完成学业后成为一名英语老师。1964年,她考入哈佛大学,由于丈夫对其写作事业的反对,两人于1967年离婚。玛丽莲于1972年获得博士学位,并于1977年出版《醒来的女性》一书,一举成名。

它太厚,上下两册七百多页,没有前言后记,没有目录索引,让人寻不到任何途径和信息,预估是否需要在这本书上花费时间和精力。然而,不得不承认,在并没有怀抱多大期待的情境下读过第一页之后,我停不下来了。字里行间,写得满满的全是自己。

一开场,米拉就好像我曾经那样,独自躲在厕所里,观察墙壁上的对话。那些骄傲、抗争、反叛、愤恨,随着米拉的人生不断展开,也唤醒隐匿在我内心深处的记忆和秘密:对爱的欣喜,对性的迟疑,对莫名生发的羞耻的不解,对遍布全身的卑微的逃离。

为什么米拉“永远不可能自由”?为什么“她带着进修道院般的决然选择了婚姻”?为什么“从怀孕开始,她的人生就属于另一个小生命”?为什么“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她很完美,可他还是对她说‘我想离婚’”?

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我绝不让我的生命屈从于他人的意志。”

米拉的困惑亦是我的困惑。她的焦灼、释然、醒悟都令我极为感同身受,还有那激情释放过后的汗渍,那生活完全被搅乱的迷惘,那即便意识到却冲不破的偏见。我生怕错过米拉的觉醒,错过莉莉的无助,错过瓦尔的建议,错过伊索的执着。然而,当翻到最后一页发现米拉的生活仍归于黯淡时,我还是忍不住会失落,仿佛提前预见了自己的人生,最终也以这样的平实收场。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