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用“纯粹的舞剧”为历史名人“背书”

2017-08-02 14:26:42    中国艺术报  参与评论()人



舞剧《昭君出塞》剧照

“舞剧创作”地方委约的动机

在获得2015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后,舞剧《昭君出塞》又获得2017年度国家艺术“精品工程”扶持。这部由中国歌剧舞剧院与呼和浩特市演艺集团共同创演的舞剧精品,由孔德辛担任总导演;而它的编剧正是笔者。这两部门的“共同创演” ,其实也可视为呼市演艺集团对中国歌剧舞剧院的委约创作——委约后者,在于该院编导孔德辛先后创作舞剧《孔子》和《关公》的良好口碑;而委约的作品,在于昭君的出塞、宁边之举,在于昭君是呼市的历史名人。也就是说,委约者的委约动机,在于为地域的历史名人“背书” !

作为历史名人的舞剧创作,孔德辛编创的《关公》也是为与之相关的地域“背书” ——但不是关云长的出生地山西运城,而是有“关林”供后人景仰的河南洛阳。其实,孔德辛创编的第一部历史名人舞剧是《孔子》 ,没有为其“地望”山东曲阜“背书” 。中国歌剧舞剧院推出舞剧《孔子》 ,一者在于认为孔子作为中华历史名人是“超地域”的,二者在于看到了总导演孔德辛是孔子“77代传人”这一“亮点” 。这其实意味着,我们当前的舞剧创作,其表达的动机、叙事的诉求并不纯粹,尽管这并不妨碍我们编创一部纯粹的舞剧。舞剧《孔子》的四幕戏,分别是《乱世》 《绝粮》 《大同》和《仁殇》 ,另有序幕《问》和尾声《乐》 ,基本上表现了孔子作为“一位不得志的政治思想家”(周予同先生语)形象;但我总觉得如能把握钱穆先生的认知,即“孔子在中国历史文化上之主要贡献,厥在其为学与其教育思想之两项”会更为妥帖。

  用“纯粹的舞剧”为历史名人“背书”

舞剧《关公》作为一部“纯粹的舞剧” ,四幕戏是《勇之斩华雄》 《忠之辞曹营》 《义之释华容》和《仁之战麦城》 ,当然还有个《念起桃园》的序幕和《众生神像》的尾声。看得出,既然是为地域的历史名人“背书” ,舞剧《关公》就只能讲关公的故事,讲与此故事相关的人物与品性。为此,我曾建议将四幕戏名称精练为《智斩华雄》 《义尊兄嫂》 《仁释魏武》和《勇战麦城》 ,使关公智勇兼备、仁义两全。舞剧《昭君出塞》在笔者的构思中,由《和亲》 《出塞》 《听笳》 《踏霜》 《宁边》五幕构成,另有序幕《烽烟》和尾声《共荣》 。总导演最后的舞台呈现,序幕和尾声认同,中间压缩为四幕戏《和亲》 《出塞》 《贺婚》与《宁边》 。是的,既然昭君的故事主要是“和亲” ,讲讲“贺婚”既合情合理、又有情有义。

关键词:舞剧昭君出塞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