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这个让崔健忍不住赞叹的年轻人,打通了诗歌与音乐

2017-08-31 15:47:54    新京报书评周刊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这个让崔健忍不住赞叹的年轻人,打通了诗歌与音乐

这是一个关于音乐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诗歌的故事。

音乐与诗,可能是我们曾拥有过的最美的东西。

大卫与尼克·凯夫,大洋彼岸不同空间、不同时代的两个人,却共享过音乐与诗带给他们的颤动。

采写 | 新京报记者 张进

大卫,

20世纪90年代生于北京,

独立音乐人、诗人、导演、演员、主持人,

近代史研究者。

大卫

我不愿被视为谁的同代人

2010年的一天,崔健戴着帽子混在喧闹的人群中,听一个年轻人说唱。唱毕,崔健走过去拍拍年轻人的肩膀说,你刚才太牛了。然后请他去吧台喝东西。点完东西,年轻人才看清这“奇怪的大叔”是谁。做彼此介绍时,他尽管内心早已沸腾,仍装作很酷的样子,说:你好,我叫大卫。

大卫初中时开始喜欢崔健。当时,他的一个梦想是在舞台上和崔健一起唱《混子》,没想几年之后梦想成真,地点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两个相差近30岁的歌手在舞台上合作,又有代际之间对话的意味,不可避免让人想到“传承”这个词。

音乐是大卫表达方式的其中之一,也是最早接触的。在他小时候,朋友给他介绍了黑人音乐,虽然听不懂,但喜欢,之后,“音乐”就成了他的话语。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简单。

作为一个音乐创作者,歌词是表达自己的重要方式。然而,到了18岁,大卫意识到一个问题:觉得自己的词写得特别肤浅。于是,不得不寻找不肤浅的东西。与“歌”联系紧密的不肤浅的东西,很容易让人想到“诗”。



《你是我的第五百零一次颤抖》

作者:大卫

版本: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 2017年5月

“对我写歌最有帮助的应该是诗歌,因为诗歌是带有节奏性的,带有韵律的,这可能对我写歌有帮助。我开始大量读诗,读着读着就进入一个新的世界,我发现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一种表达方式,这么寥寥的几个字就能创造出这么一个伟大的空间,甚至创造时间,我被这种感觉给吸引住了。我就尝试,自己可不可以就用几个字创造一个新的空间,一个新的时间,让这个已有的世界置于其中,我一直在尝试,各种诗歌都看,各种类型的诗歌我也去写。”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