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闪光少女》:被边缘化的民乐与二次元亚文化如何相互成就

2017-09-01 13:57:37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2017年暑期档的中国电影市场可谓热闹非凡:《战狼2》创造了中国影史的票房新纪录,《建军大业》的“主旋律+小鲜肉”模式引起多方热议,《悟空传》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两部“IP电影”牵动万千粉丝的心弦,《绣春刀:修罗战场》和《心理罪》也吸引着特定流量艺人的迷妹迷弟和特定类型片的目标受众的关注。

在这些商业大片的挤压之下,一部名为《闪光少女》的小成本青春片显得势单力薄,既没有“IP”加持,也缺少明星助阵;更不幸的是,这部电影的宣发团队还昏招迭出,导致其排片率远低于暑期档商业片的平均水准,上映初期的上座率也相当有限。

然而,有趣的是,在这部电影上映之后,许多陆续看过《闪光少女》的年轻观众都自愿地成为这部电影的“自来水”,他们在互联网络上自发制造的口碑传播效应不但成功地影响了很多消费者的观影选择,直接提升了《闪光少女》的上座率,而且间接地提升了这部电影在各大院线的排片率,最终促使《闪光少女》的档期获得了大幅度的延长——放映时间延长至9月21日,公映密钥延期至9月21日23时59分。

在我看来,《闪光少女》之所以能够赢得那些观众的热捧,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部电影以独具匠心的方式展现了存在于当代青年文化中的两组矛盾,并且在其轻喜剧风格的叙事中让这两组矛盾达成了想象性的和解,这使得它在年轻观众中引发了强烈的情感共鸣,从而造就了互联网络上的这股“自来水”浪潮。


《闪光少女》官方微博感谢“自来水”的声明。



西洋乐系vs民乐系:全球化时代的文化碰撞


在《闪光少女》的剧情设置上,最为显在的矛盾是影片虚构的故事发生地点——某音乐学院附中的民乐系与西洋乐系之间的矛盾。影片以少年/少女漫画式的人物关系设置和故事情节设计,夸张地描绘了这两个院系之间的对立与冲突。而这二者的冲突事实上又映射着全球化时代中国青年所置身的特定文化情境:代代相传的传统文化与全球流通的西方文化在同一时空当中的激烈碰撞,这种碰撞使得当代中国青年往往会在文化认同的问题上陷入一种充满张力的状态。

这种切实存在的内在张力经由“热血少年漫”式的二元对立外化为影片中两大院系之间的相互嫌弃:西洋乐专业的学生鄙夷民乐专业的学生太“土”,而民乐专业的学生则反感西洋乐专业的学生太“装”。彼此之间的傲慢与偏见最终导向了影片的剧情高潮——西洋乐系学生与民乐系学生的激烈“斗琴”。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影片所呈现的从来都只是西洋乐系与民乐系的矛盾,而非西洋乐与民乐的矛盾。尽管编剧一方面为西洋乐系的学生安排了这样的台词——“以后再要看到你们的那些乐器,恐怕就要到博物馆咯”,另一方面又为民乐系的学生安排了这样的台词——“我们学的可是正经老祖宗留下来的,你们这些学西洋乐的怎么不顺便认个外国爹呢”,通过调用崇洋崇新者的逆向民族主义论调与发扬国粹者的民族主义愤慨来制造戏剧化的冲突;然而,影片主创所秉持的,固然不是前者那种“全盘否定派”的立场,但也并不是后者那种“国粹派”的立场。

在我看来,由著名音乐人陈奕迅客串的“视察领导”对那场精彩“斗琴”的评价,才是凝结了这部电影所试图传递的音乐理念、文化理念:

“很不错啊,非常新颖,中西结合啊。那弄这个(铁栏杆)干嘛呢?没有用嘛。音乐怎么会互相干扰呢?对不对?”

虽然出于剧情需要,这场“斗琴”以民乐系出奇制胜告终;但就影片的视听效果而言,这场“斗琴”最为华彩的乐章显然在于民乐与西洋乐的那段看似对决、实则合奏的表演,也正是这曲大提琴对位二胡、大提琴对位琵琶与阮、长笛对位竹笛、低音提琴对位马头琴、小号对位笙、单簧管对位箫、钢琴对位扬琴的《野蜂飞舞》,不仅深深地感染了陈奕迅扮演的“视察领导”,也彻底点燃了银幕前的众多观众。


民乐系的斗琴阵容。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