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诗人评论家热议机器人写诗——辞藻堆砌多 情感共鸣少

2017-09-13 10:14:03    南京日报  参与评论()人

出诗集、开专栏,人工智能微软小冰做到了很多诗人梦寐以求的事。小冰的现代诗创作能力,是通过对1920年后519位现代诗人的上千首诗反复学习(术语称为迭代)1万次达成的。机器人写出来的诗,偶有惊艳之句,但更多的被视为堆砌辞藻、缺乏灵魂之作。多位诗人、评论家近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对机器人写诗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堆砌辞藻:拥有漂亮的造型,但传递的东西是割裂的

“我生命是世界的主宰/这人间并蒂花摧残尽/不堪视孤桥流水飞溅”。这是记者通过小冰的看图写诗功能随机生成的一首诗。从单个句子来看,让人颇有惊艳之感,但连在一起,则有些不知所云。

南京诗人、《雨花》杂志社副主编育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机器人写诗就是把大量的词语、常用的抒情方式传入系统内,通过主要词语的提示,进行重新排列组合。“看起来是像诗,从形式上来说具备诗歌的一些基本特征。”

“真正好的诗歌,它所有的意象会构成一个整体,有一致性。但是,机器人写诗是利用算法来实现的,通过各种排列组合产生的诗歌没有整体性、一致性。也就是说,它拥有一个漂亮的造型,但与它所传递的东西之间是割裂的。你读的时候会发现,一句话、两句话你能看懂是什么意思,读完整首诗,却不知道它到底想表达什么。”在南京诗人黄梵看来,从某种程度上说,机器人写诗就是一种辞藻的堆砌,“我们的汉语在人类的使用过程中是千变万化的,它不是根据简单的原则就可以产生的,它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但机器人的算法却不能表达出这一点。如果有一天,机器人的语言与环境能够发生互动,有了它的灵活性,那机器人写出来的诗才算是有了真正的价值。”

缺乏灵魂:画虎画皮难画骨,无法产生情感共鸣

现阶段机器人写出来的诗,被不少评论家认为是“画虎画皮难画骨”,因为缺乏了诗歌最重要的特性之一——灵魂。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罗振亚认为,机器人写的诗歌,让人感觉不到灵魂的深度和艺术的美,经不住细读。

“对一般人来说,读机器人写的诗会觉得它们从形式上来看已经非常接近现代诗了,但它毕竟不是有血有肉的人写的,所以是没有灵魂的。”黄梵说,“诗人在写诗的过程中主要有两点,首先是构造意象,其次是表达情感,我们可以看出来,机器人写的诗能基本上做到构造意象,但做不到表达情感。它的形式感很强,或许我们更应该称它为形式主义诗歌。”

关键词:诗歌人工智能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