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画家、作家笔下的宠物(2)

2017-09-13 14:03:54    光明日报  参与评论()人

2、写入文学作品中的小动物

画家对小动物示爱用画笔,文学家则是用文笔。鉴于绘画和文学艺术的不同特质,也许可以说,把心爱的小动物写入文学作品比绘画更便利。绘画艺术记录一瞬,文学艺术可以从出生跟踪到死亡,写尽动物的一生。美术作品擅长捕捉形体和神态,文学作品则可以探索动物的性格、情感,思考它与人类的关系,想象它的精神世界。聂鲁达的诗歌《我的狗死了》这样写道:

“我,一个唯物主义者,从不相信

天上有什么天堂

许给什么人类,

但我相信有一个我进不去的天堂

是的,我相信有一个为所有的狗准备的天堂

而我的狗正在那儿,像摇扇子一样摇着尾巴

亲热地等着我的到来

……

他对我的友谊,像一头豪猪

保留着威严,

他的友谊,是来自天上星辰的友谊,高远

保持适度距离

从不虚张声势。”

这是爱犬死后诗人的追思。诗歌饱含诗人对这位特殊朋友的理解和敬意:它情深意厚,死亡也无法终止它对主人的忠诚和信任;它不卑不亢,与活得有尊严的人类毫无二致。

聂鲁达认为他的狗可以媲美一个体面的人,英国的勃朗特姐妹对于猫也有同样深刻的洞察。勃朗特一家养过两只猫,一名为“老虎”,一名为“汤姆”。它们出没于安妮和夏绿蒂的日记,也在安妮的小说《艾格妮斯·格雷》和艾米莉的小说《呼啸山庄》里露过面。勃朗特三姐妹当中,艾米莉·勃朗特尤为羞怯怕生,平素很少与家庭以外的人员往来。也许正因为性格内向,她的感触格外敏锐,猫的一举一动,她都能从中体会到细腻微妙的意味。她特意为此写下了一篇散文《猫》:

“和其他物种相比,猫差不多是最富于人类情感的一种动物。猫为了自己的利益,有时会隐藏它厌憎人类的倾向,假装和善可亲。它不会从主人手中一把抢走想要的东西,而是温情脉脉地踱近,将可爱的小脑袋靠过来东蹭蹭西蹭蹭,最后伸出一只小爪,触碰轻柔得像羽毛从掌中拂过。等目的达到,它立刻恢复原貌……我们把猫的这种狡诈称作虚伪,在我们自己身上,则叫作礼貌,凡是不肯动用这一技能掩盖自己真情实感的人,都会迅速被逐出社会。”

关键词:动物宠物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