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潘天寿:佛教与中国绘画(4)

2017-09-13 14:07:12  来源:艺术史与考古    参与评论()人

隋代佛教绘画,比南北朝虽无甚进展,然李雅及西域僧人尉迟跋质那,印度僧人昙摩拙叉等,都很长西方佛像及鬼神等,为隋代绘画中的中心人物,又印度僧人拔摩曾作十六罗汉图像,广额密髯,高鼻深目,直延传到现在,还表现着高加索人种的神气。

自隋到了唐代,佛教又见异样的振作,分门立户,各自成派,如智者的天台宗,首贤的华严宗,善导的净土宗,道宣的南山宗,吉藏的三轮宗,不空的真言宗,真是风驰云涌,叠然竞起,并且玄奘从东印度带来的佛画佛像,和金刚智、善无畏等同时所传入的仪像,于吾国的绘画上,自然与以极大的影响。唐贞观中年于阗国王荐尉迟乙僧至唐室,极长佛画,曾在兹息寺的塔前作观音像,于凹凸的花面中,现有千手千眼大慈大悲的观音,及七宝寺降魔图,千怪万状,精妙不可比喻。想他的画风,大概与梁时代张僧繇凹凸寺匾,同出一手法,当时如张孝师、吴道子、卢伽、车道政等,都受着极深的影响。虽宋的郭若虚曾说“近代方古,多不及,而亦有过之,若论道释人物,士女牛羊,则近不及古”的话,足以证明宋代及唐代末年的佛教绘画,不及唐以前的隆盛,然初唐的佛教绘画,在当时的绘画上,尚占极大的势力,这是谁都该承认的。虽然,中国自五胡乱华以后,西北的华人,都被胡人逼迫南下,留居长江流域一带,因之南下华人顿接触南方大自然景趣的清幽明媚,促成山水花鸟画的发达与完成。而且中唐以后的社会人心,与中唐以前的风尚,己呈一变迁的现象,当时佛教中的论理浓艳,宗旨繁琐各宗,多与当时的社会思想不相适合,独禅宗的宗旨,高远简直,尽有清真洒落的情调,他们所有一种闲静清妙的别调语录,很适合当时文士大人文雅的思想与风味,乘此时代思潮的转运中间,自然兴起一种寄兴写情的画风,别开幽淡清香水墨淡彩的大法门,而成宋代水墨简略的墨戏,这实是当时的人民,久优游唐代清平之下所表现的光彩。五代及宋,都属禅宗盛炽时期,极通行罗汉图及禅相顶礼图等,废除从前所供奉的礼拜诸尊图像,代以玩赏绘画的道释人物,此等道释人物,大概出于兼长山水等的画家,例如僧人法常所作的白衣观音像等,都在草略的笔墨中,助水墨画的发展,原来禅宗的宗旨,主直指顿悟,世间的实相,都足以解脱苦海中的波澜,所以雨竹风花,皆可为说禅者作解说的好材料,而对于绘画的态度,因与显密之宗,用作宗教奴隶者不同,可是木石花鸟,山云海月,直到人事百般实相,尽是悟禅者自己对照的净镜成了悟对象的机缘,所以这时候佛教在方便的羁绊绘画以外,并迎合其余各种材料,使得当时的绘画,随禅宗的隆盛,而激成风行一时,盛行文士禅僧所共同合适的一种墨戏,如僧人罗窗静宝等的山水、树、石、人物,都随笔点染,意思简当,表现不费装饰的画风,又僧人子温的蒲桃,圆悟的竹石,慧丹的小丛竹,都有名于墨戏画中。从宋以下,直到清代的八大、石涛、石等,都是以禅理悟绘画,以绘画悟禅理者,真可谓代有其人。

关键词:潘天寿佛教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