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我在故宫修文物》为何走红?

2017-09-18 17:05:42    南风窗  参与评论()人

近期,有一部电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意外”走红,成为豆瓣电影评分最高的作品之一(比去年热播的电视剧《琅琊榜》还高)。根据媒体报道,这部1月份在央视播出的纪录片一开始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后来在青年人聚集的知名弹幕网站B站(哔哩哔哩网)上受到热捧,随之引发热议。这部向故宫90周年院庆献礼的纪录片,三集的制作成本只有150万元,拍摄和剪辑周期也不算长,约5个月,相比《故宫》(2005年)、《台北故宫》(2006年)、《当紫禁城遇见卢浮宫》(2011年)、《故宫100》(2012年)等动辄几十集、上百集的故宫题材的专题片可谓“小巫见大巫”。

在讨论《我在故宫修文物》引发关注的背后涉及何种文化趋向时,我想先谈谈今年年初的两部小成本电影和它们所带来的话题。

借助“父亲”的眼光看当下经济

2016年初,两部小成本贺岁片上映,分别是张猛执导、张国立主演的《一切都好》和高群书导演、赵本山主演的《过年好》。这两部电影都讲述了孤独生活的老年父亲与在外工作的子女们的亲情故事,涉及到空巢老人、子女在大城市打拼等社会问题。我尤为感兴趣的是,父亲与子女之间的分隔不只是年龄和空间距离,更是两个不同时代的区隔,相比在体制内退休的父亲,子女们都向往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寻找自我价值,可是当父亲已经变老的时候,发现子女们的现实生活并不幸福。

张猛是近些年少有的拍摄工人题材电影的导演,他的前三部电影《耳朵大有福》(2008年)、《钢的琴》(2011年)、《胜利》(2014年,未公映)都与东北下岗工人有关。

张猛成长于东北工厂大院,1990年代工人下岗的历史是他青年时代最切身的伤痛。他的电影想把下岗工人从主流媒体的“偏见”中拯救出来,工人并非好吃懒做、吃大锅饭的无用之人,而是身怀绝技、有尊严的共和国长子。比如电影《钢的琴》中下岗工人们都是深藏不露的、隐匿民间的“能工巧匠”。在一场戏仿、怀旧与荒诞的“用钢铁造钢琴”的大戏中,他们找回了作为技术工人、生产者、劳动者的尊严。

2016年的《一切都好》改编自1990年意大利导演朱塞佩·托纳多雷的经典电影《天伦之旅》,采用了原作中父亲四处寻找子女的情节线索。其实,这样的故事在中国并不常见,因为中国的“天伦之乐”是出门在外的子女们“常回家看看”,而不是父亲离家出走去看望子女。与西方进入现代社会以来父母与子女的核心家庭作为社会基本单位不同,中国人更习惯一种尊老爱幼的祖孙三代组成的血缘家庭。

1234...全文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