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话剧《新原野》:向所有中国传统女性敬礼

2017-09-26 14:33:12    新京报  参与评论()人



演出《新原野》这部戏,王姬接连病了两场。图为《新原野》剧本分享会。



冯宪珍(左)与王姬在《新原野》中饰演一对婆媳。

9月24日晚,随着话剧《新原野》北京站的落幕,王姬也长舒了一口气,打着点滴连演四天,嗓子几乎失声。剧中饰演王姬丈夫的闫楠说:“之前成都站演出还发高烧了,感觉她就是六团(剧中角色),像野草一样野蛮生长,怎么打都打不死。”曹禺女儿万方写的剧本,泥土味儿混杂着诗意,还有大段“间离”的台词需要“六团”念出,这也是让王姬感觉最难演的地方。

从来没接到这么累的一个戏

演这部戏,王姬接连病了两场,成都站发高烧,北京站嗓子发炎。“从来没接到这么累的一个戏,早知道可能不接这个戏了”。为此,她也向制作人王可然请辞蓝天野将导演的新版《北京人》的排演,把精力主要放在《新原野》这一个戏上。

《新原野》的故事发生在中国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中期的农村,主要人物是婆婆服仙、儿媳六团和儿子鞠生。鞠生不满包办婚姻,要追求自己的爱情,六团认定自己是鞠家的人坚决不离婚,服仙以生活磨砺的辛辣和老到维系着这个农村家庭。这对婆媳身上,有编剧万方对中国女性命运的思考。

王姬初看剧本时,觉得这戏难排,也难演。“六团在舞台上生活在现实空间的机会很少,她常以一个自述者出现,很多地方要站在麦克风前面面向观众,就像在审判席上为自己辩解。同时,她又是讲述者和参与者,我觉得她在这戏中起码有三四种身份。最难的就是那种‘间离感’和跳跃性,如果处理不好,这部戏就会散掉。”

来自立陶宛的导演拉姆尼·库兹马奈特同样是位女性,她没有把这部戏的重点放在对社会环境的营造上,年代的处理也显得有些模糊,而是对准了人物的性格与命运,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部戏的音乐运用丰富,且富有层次感,使得这个有些“间离”的剧本整体风格很统一。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十首宋词,冠绝古今

2017-09-25 16:10:46 诗词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