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巴黎的波希米亚生活,孕育了毕加索名作和现代艺术走向

2017-10-12 13:05:02    澎湃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纪尧姆·阿波利奈尔,来自毕加索档案

在当时,这股牵引毕加索的力量里还有另一种因素——他恋爱了。费尔南多是毕加索在蒙马特街头邂逅的模特。她是毕加索的第一个缪斯。毕加索告别了蓝色时期的憔悴和忧郁,杂技演员、家庭生活和彩衣小丑这些欢快的符号频现笔端。在巴黎社会,有情妇不仅是可以公开的,而且还意味着人缘。费尔南多一度是毕加索圈子的女主人,她在他的作品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起初明亮光辉,逐渐越来越丑,或许这喻示了她在毕加索心目中地位的改变,她渐渐成了他亟待摆脱的沉重的负担。代替费尔南多的是伊娃·高埃尔,毕加索在1912年的《女人裸体》等几幅作品中,谨慎地用流行歌词在画中标注“Ma Jolie”(我的小美人)。这种方式在15年之后再次启用,当毕加索爱上泰雷兹·沃尔特之时,他用双关语或是有寓意的图像传达爱意。毕加索习惯把他的女人们定格在画布上,戈比和艾琳是他在1910年代的另两位“模特”,至少,这些来去如风的波希米亚女人成了艺术史的研究对象。

费尔南多和毕加索在蒙马特,1906年,毕加索档案

费尔南多肖像,毕加索,1909年,法兰克福史泰徳博物馆

身为精算师和数学家,莫里斯·普林斯特算是“洗衣船”的特殊成员。他爱上了模特爱丽丝。爱丽丝和毕加索上过床,后来嫁给了普林斯特,分手后,她和毕加索的另一位好友,画家安德烈·德兰结婚。这种流动的关系让普林斯特进入了艺术圈,为立体主义画家提供了技术启发。1900年以后,X射线、电磁学和放射性物质的新发现揭示了新维度存在的可能。普林斯特是“四维空间”概念的倡导者。在1906年前后,毕加索恰巧面临马蒂斯的严峻挑战。《生活的欢乐》、《蓝色裸体》的成功,不仅让马蒂斯成为先锋派艺术领袖,更引起了格特鲁德等赞助人的赏识。毕加索很不安,他需要突围。立体主义的想法在这种不安之中逐渐发芽。《亚维农少女》是首次尝试,毕加索信心不足,因此将之雪藏。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