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巴黎的波希米亚生活,孕育了毕加索名作和现代艺术走向

2017-10-12 13:05:02    澎湃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埃布罗霍尔塔山上的房子,毕加索,1909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幸好,毕加索很快缔结了一项“婚姻”。坎魏勒促成了毕加索与布拉克的联盟,“用绳索把两个登山者连在一起”,他为这个联盟支付资金,成功获得了巨大的报酬。他们的合作集中在1908~1914年,但影响却是持久的。毕加索和布拉克从塞尚的经典对象——静物出发,运用塞尚所谓“通道”的技巧,用模糊的线条和形状使得物体的细节分解到周围的空间,立体主义的经典风格就是这样的。立体主义将多个视点放在同一幅画中。眼睛能看到多少,物体就有多少现象,脑子里产生多少理解,物质就有多少实质。比如,布拉克作于1909年的《小提琴与调色板》。画家把小提琴分解成不同的部分,再将它们按照大致正确的位置重新组装,每个组成部分描绘一个不同的观察视角。毕加索的《酒吧里的男人》,《吉他、活页乐谱和玻璃杯》等画作,同样强调艺术创作的主观性和观察主体的多视角。毕加索和布拉克的分析立体主义继续向综合立体主义转变。他们用卡片、木片和色纸创造了拼贴画。我们以后将在波普艺术、装置艺术等发展中不断看到各种变体。艺术家关注形式的事实超过了对物体本身的关心,这是空前的变革。跨越传统的藩篱,打破所有的边界,现代艺术将要走向何方?

小提琴和调色板,布拉克,1910年

女人和吉他,毕加索,1913-1914年,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1912年夏,毕加索用折叠卡片、电线和绳子做了一个类似吉他的三维物件。安德烈·萨尔蒙看到这个东西,完全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什么都不是,”毕加索坦然说道,“就是‘吉他’”。假如换个问题:“什么是现代艺术?”如何回答?理查德森用传记的书写方式,让“洗衣船”的人们异口同声:“什么都不是,就是‘我’。”

《毕加索传卷二1907-1916》, [英] 约翰·理查德森著,阳露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7年6月。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