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奥巴马爱她的小说,甚至非要“客串”记者和她对话

2017-10-12 16:02:14    新京报书评周刊  参与评论()人

【对话】

“谈了太多未来,却总在抵触过去”

新京报:女权主义批评家把《管家》看做是一本反抗父权压迫、争取女性主体意识的书,但是如果我们仅仅把这本可以多重解读的小说定义于此,可能有点遗憾。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罗宾逊:而今的世界有一种倾向——总是过激地思考某一种概念。世界上有几十亿女性,每个人都千差万别。我非常不赞同女权主义者们把她们都归为一个笼统的大类来看待。身为女性,我可以通过书写自己的真实想法来表达我最真诚的见解。

我十分庆幸自己生活在一个女权运动为解放女性做出许多贡献的时代。我活了那么久,久到足以明白这些斗争收获果实是多么不易。但是任何思潮(包括女权运动)的具体理念,都不应该强加到虚构作品中去。



《基列家书》

作者:(美)玛丽莲·罗宾逊

译者:李尧

版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0年4月

年事已高的埃姆斯牧师给七岁的儿子写下这部“家书”,历数了小镇基列一个牧师家族从南北战争到1956年一个世纪以来经历的变迁与辛酸,使这封“家书”成为一部浓缩的美国近代史。

新京报:《管家》聚焦三代女性的生存困境,但主要描写了两种女性——定居型和流浪型。虽然你对后者着墨更多,但你无意于评价孰优孰劣。你是否认为,那些拒绝传统女性角色的女人,漂泊也并非一定是好的生存出路?

罗宾逊:我书写的指骨镇,就和千万个美国西部的古老乡镇一样,清楚自己的存在处境——被荒野环绕,一切都是脆弱和暂时的。在这样一个地方,要产生一种永恒的、定居的感觉几乎就是一种成就,要放弃这样的生活就和轻易离开一样容易。因此,这样的地方就会产生两种思想——定居的和漂泊的,而这里的人可以享受一种不必在两种生存方式之间进行选择的感觉。

关键词:丽莲·罗宾逊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