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从列宾看到赫鲁茨基,白俄罗斯国美馆藏精品亮相北京

2017-10-26 13:39:59    澎湃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从19世纪至20世纪初经典的俄罗斯艺术家,克拉姆斯科伊、列宾、希什金、列维坦、马科夫斯基,再到白俄罗斯的赫鲁茨基、比鲁利亚、茹科夫斯基等的作品,中国美术馆10月24日起对外开放“俄罗斯国家美术馆典藏精品展”与“塑痕·中国记忆——白俄罗斯谢尔盖·谢利哈诺夫和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雕塑展”。这两个展览由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馆长弗拉基米尔·普罗科普佐夫共同策划。

其中,“俄罗斯国家美术馆典藏精品展”展出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典藏精品57幅,包括人物肖像画、风景画、静物画、风俗画等门类,展览从19世纪至20世纪初经典的俄罗斯艺术家开始,克拉姆斯科伊、列宾、希什金、列维坦、马科夫斯基、涅斯捷罗夫、库斯托季耶夫、谢罗夫等艺术家的作品均涵盖其中。吴为山馆长介绍:“从19世纪中期开始,白俄罗斯美术在俄罗斯美术体制下发展起步,先后有赫鲁茨基、比鲁利亚、茹科夫斯基等在画坛崭露头角,本展选展了赫鲁茨基《玫瑰和水果》《男人的画像》,比鲁利亚的《早春》《冬日的一天》,茹科夫斯基的《春天的晚上》《圣诞前夜》等,画风朴实深厚,平静中内蕴诗意,显示出对俄罗斯美术传统的深刻理解与传承。”

“白俄罗斯民族艺术画派从20世纪下半叶开始形成,以丹茨格、古格尔为代表的白俄罗斯艺术家扎根民族生活的土壤,深入挖掘自身民族文化传统,歌咏自然的诗意和人性的美。特别是1991年白俄罗斯共和国宣布独立之后,白俄罗斯美术开始走上自我更新和文化寻根之路。艺术家视野更为开阔,一方面吸收西方现代主义影响,自由探索现实主义之外的各种表现形式,一方面从民族、民间资源中汲取营养,产生了像卡萨科夫《白俄罗斯》、科斯秋申克《把月亮送给我》这样具有浓郁民族精神和现代风格的作品。”吴为山谈到。

展览现场

“塑痕·中国记忆——白俄罗斯谢尔盖·谢利哈诺夫和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雕塑展”则展出谢尔盖·谢利哈诺夫作品53件,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作品92件。谢尔盖·谢利哈诺夫的部分作品来自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别雷尼奇地区V.K.比亚雷尼茨基-比鲁利亚美术馆,白俄罗斯国家文学艺术档案馆的藏品。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在展览序言中写道:“肖像雕塑,熔铸与雕刻了种族特征,文化特性和时代特点,以其鲜明的形象成为地域、民族、国家、历史的象征。一尊雕像的文化内涵往往成为一个国家的表情。”他继而介绍了展览的缘起:“2016年11月,为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藏作品展,我和美术馆同仁出访白俄罗斯。期间,在中国驻白俄罗斯大使馆的协助下,我得以与雕塑家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Константин Селиханов 1967-)先生第一次会面。在明斯克艺术区康斯坦丁工作室台架上众多的雕塑中,霎那间,几个似曾相识的形象使我心灵为之一震,齐白石、巴金、白杨……这神韵一闪的灵光,仿佛‘他乡遇故知’的惊喜。”

展览现场

俄罗斯与白俄罗斯绘画作品

中国美术馆方介绍,19至20世纪初的经典的俄罗斯艺术家克拉姆斯科伊、列宾、列维坦等,都为俄罗斯艺术乃至欧洲艺术的发展做了很大的贡献。列宾是一位优秀的肖像画家(《弗列德里克斯的画像》)、风俗画家(《神像前面》)。列宾善于利用高超的技巧呈现事物的特点。除了列宾之外,克拉姆斯科伊、马克夫斯基、库斯拖捷耶夫也是一流的肖像画家。希施金(《松树林》,1886;《牛蒡叶(草图)》,19世纪80年代末)、列维坦(《盛开的苹果树》,1896; 《阿尔卑斯山(草图)》,1897)可谓是俄罗斯现实主义风景画的奠基人。谢罗夫的创作特点是自由性和精湛的艺术技巧(《克里米亚的院子(草图)》, 1893)。涅斯捷罗夫作品中呈现的形象则是以象征性而非现实性的手段对人与世界作了阐释。(《姐妹》, 1915)。

自18世纪末白俄罗斯就并入了俄罗斯帝国的版图。因此19世纪的白俄罗斯艺术家便跟随俄罗斯艺术发展的脚步,在俄罗斯艺术的基础上开始了自身的创作。白俄罗斯静物画家赫鲁茨基在圣彼得堡获得了艺术教育。在此展览上展出了他的部分作品(《玫瑰和水果》, 1839; 《静物画。花儿和水果》, 1839; 《花儿和水果》, 1840)一方面写实地描绘了花朵与果实,另一方面又呈现出它们的观赏性和装饰性;此外,优秀的风景画家亚斯诺夫斯基(《石头》, 1879)和风俗画家西利瓦诺维奇(《军人和男孩》, 1866)也同样在圣彼得堡获得了艺术教育。

1234...全文 7 下一页
 

为您推荐:

世界乡村文化展作品

2017-10-25 13:5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