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民间剧场的草台精神

2017-10-31 08:58:22    南风窗  参与评论()人



自2005年创建以来,草台班,这个以上海作为大本营的民间剧场团体已经集体创作并演出了《38线游戏》(2005年)、《狂人故事》(2006年)、《蹲》(2008年)、《鲁迅二零零八》(2008年)、《小社会》(第一、二卷)(2009~2010年)等一系列重要作品。今年上半年,又接连推出《翘臀时代》(集体创作/导演:侯晴晖)、《不安的石头》(编剧/导演:赵川)、《变形花园》(编剧/导演:吴梦)、《我把春天喜欢过了》 (编剧/导演:庾凯、疯子)等几部更加鼓励从个人创作出发的新剧。

草台班由赵川主持创作,吸收了如疯子、庾凯、侯晴晖、刘念、吴梦等一批所谓的“非科班”出身,把大部分业余时间投入剧场(特别是社会剧场),且不计报酬的骨干成员。除了剧场部分,草台班也举办表演工作坊、讨论会、文化站、巡回演出或外出拉练等活动,将这个“自谦”仅仅做非盈利、平民戏剧的业余草台班子逐渐发展为中国民间剧场中一块精彩且难得的公共平台。

初识赵川很偶然。2007年夏,我们都在北京九剧场门口跟着樱井大造的团队为即将上演的《变幻痂壳城》搭帐篷。2012年再见时,我说怎么依稀记得当年你和草台班开了辆大公共来北京“串联”的,他说这就是草台班给人的质感吧:流动的、临时的、简朴的,还时不时自娱自乐一把。今年初夏再见,他又笑道,“如果你跟我讨论专业 (剧场),我不懂;如果你跟我讨论业余,我在搞业余上比任何人都专业。”



逼 问

赵川说,“草台班坚持做的事情实在不是件日常的事情。我们在资本驱动的社会大环境里好像不是一个自然的实体。”赵川曾在《读书》杂志上发表《逼问剧场》一文,倡导以“逼问”的方式创作民间剧场,进而创造民间空间。或许我们可从这“逼问”二字略窥“不日常、不自然”的草台精神之一二。

首先,逼问剧场产生并发展于既非职业(如国有院团)也非商业的社会空间中。它向社会全体成员开放,就草台班而言则吸收了“三六九等”上海学生白领准白领,也吸纳了(有限的)社会资源—比如王景国老师常年为上海非职业剧社免费提供的下河迷仓剧场空间。就这个无固定活动经费、无固定排演地点、在村台闾弄中寻摸容身之地、知音之交的草台班子而言,也许“不自然”的反而是它的那个正规的、占据大量资源却无所作为的对立面。或者说,草台班之存在及其主体性也正是在逼问中国当代民间剧场和民间戏剧不健全也不健康的当下生态,更不必说它以逼问立场所做出的社会批判和文化改造上的种种努力。

关键词:草台班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