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砚边杂谈:素,一种简净而不失格调的美

2017-11-06 08:51:45    美术报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砚边杂谈 | 素,一种简净而不失格调的美

《李师师外传》中有一段描述颇为动人:“帝尝于宫中集宫眷等宴坐。韦妃私问曰:‘何物李家儿,陛下悦之如此?’帝曰:‘无他。但令尔等百人改艳妆,服玄素,令此娃杂处其中,迥然自别,其一种幽姿逸韵,要在色容之外耳。’”

徽宗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我却欣赏他天下一人的高蹈品位。岂无他人,念子实多。他不会动心于寻常的脂粉,独独钟情李师师由内而外的“幽姿逸韵”,不仅仅在于容色和衣饰,那是“素以为绚”的大美。

子曰:“绘事后素。”那种不施粉黛而顾盼流美的神采,于徽宗心有戚戚焉。正如他偏爱单色釉,最崇尚含蕴内敛的青瓷,而认为白瓷过于一览无余而锋芒外露。

青瓷最接近如玉的谦谦君子,那种素净温润、闲散淡远的自然美,有着内在的丰厚与光芒。尤其汝窑的雨过天青色,更是徽宗梦中玄秘的颜色,颂简素之雅,顺万物之道。



宋 赵佶 听琴图轴(局部)

不由想起在定园所见的四五千前的良渚玉器,一般的简净素洁,温润华滋,都有着通天近神的美,却又贴着地气,有着婴儿般的温暖触感。

细审之下,器物表面那些鬼斧神工的錾刻线条,有直线,有涡卷,工中有工,繁而不杂,变化微妙处,让人叹为观止。整体却又如此静穆妥帖,有如风行水上,自然成文。

遥想良渚文化晚期,夏禹在会稽召集天下各部族首领 “万国”赴会,人潮涌动,环佩叮当。数千年的歌舞升平、刀光剑影,最终凝聚成素朴宁静的鸡骨白表面,波澜不惊,大美无言,就像万法归宗,岁月沉淀。



良渚文化神徽

安静简单,最动人心。《倾城之恋》中,写到宝络去见柳原,珍珠耳坠、翠玉镯子、绿宝戒指地戴满一身,却敌不过流苏简简单单的一袭月白蝉翼纱旗袍。那就是李师师素以为绚的道理,简净而不失格调的美,让喜欢奇装异服的张爱玲也心向往之。

上世纪50年代新中国成立后,上海召开第一次文代会,与会者男穿中山装,女着列宁服。唯有张爱玲,一袭深灰色棉布旗袍,外罩白色网格绒线衫,旁若无人神情寂寞地坐在后排,如此介然不群,遗世而独立。



关键词:服饰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实时热点

  • 排名
  • 关键词
  •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