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山外青山楼外楼 西湖歌舞几时休

2017-12-06 09:00:55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在杭州,总要去西湖泛回舟,若是下点小雨便更妙。试想一千多年前的雨,也该是这样飘飘摇摇地降落在这浩浩渺渺的一面湖水上,烟水两分,若有似无。两岸的楼宇殿阁就像《梦粱录》记录的那样,燃起影影绰绰的烛火,在一片清静的湖面上,或许就只有岸边画舫里乐女拨弄琵琶的声响隐约传来。

不过当湖边的民国建筑也成了老文物的今天,在耳边响起的却只有船夫大叔的声音:“喏,船舷边的支付宝扫一扫付款,很方便的。”而苏堤上接送游客的小巴亮着喇叭来来回回,也是一个让人瞬间出戏的极佳道具。

自身居洛阳的白居易写下“江南忆,最忆是杭州”的诗句开始,杭州便成了江南的代名词。但他一定想不到,一千多年后的游客仍在寻找杭州的古典情致,但西湖一线已经成了一个没有淡季旺季之分且十分商业化的目的地。

烟雨浴鹄湾。本文图除署名外均为 Jing图。

但好在,杭州是个水围山抱,无论哪一处都绿意盎然的大公园,只要不去挤西湖的热闹,总还有一些清幽的所在。比如这次去的三台梦迹和浴鹄湾。

杨公堤是西湖上一条最长的半水半路的堤,也是唯一一条通机动车的堤。我们在花港观鱼下车,逆着举着小旗的旅游团的方向,走进一条不起眼的小路八盘岭路,也就一路走进了无人的清幽之境。

飞虹廊和霁虹桥将散落在湖畔的一众古迹串连在了一起。

虽是离开西湖的方向,但杭州水脉大多相通,这里却也有一面翡翠般的小湖,是为浴鹄湾。浴鹄湾古时即有,为赤山水曲。旧时,湾内春水晴云,风光殊佳,经常可以听到渔樵唱答,一派小隐山水间的悠然景象。古人为此写诗称赞:“浴鹄湾头春水,呼猿洞口晴云。渔歌款款互答,樵唱悠悠独闻。”黄公望、张雨等文人画家均在此留下了踪迹。后来的浴鹄湾成为了陆地,直到2003年湖西综合保护工程实施后,才恢复了这一水面。这一面河湾虽然不能与诸多传说加持的西湖相比,但胜在小巧可爱,人迹罕至。

湖上的飞虹廊,说是新建,形式却很是古色古香,连接起了黄篾楼、子久草堂、先贤堂、武状元坊等一众古迹。站在桥上,远处的九曜山被雾气时轻时厚地笼罩着,轮廓在浓淡间变幻,倒教人想起苏轼称赞西湖的句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来。

亮灯处为一间茶室。

关键词:西湖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杂七杂八的古代画论

2017-12-05 09:16:55 画论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