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今年这些作家写的“性”又没做到“优雅的污”

2017-12-06 09:00:23    新京报书评周刊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今年这些作家写的“性”又没做到“优雅的污”

每到年末就有一大波年终评选袭来。英国《文学评论》杂志的“最差性描写奖”今年又按时在11月30日这天公布了。今年成功摘得桂冠的是美国小说家、 Interview 杂志的编辑克里斯托弗·博伦,获奖作品是他的第三本小说《毁灭者》。如果你还没听过这个奖,那可能需要复习一下去年的功课了——《今年又有一波作家没有把“性”写好》。

简单来说:从1993年起,为了陶冶良好的“性”情、为小说增色,英国著名文学杂志《文学评论》(Literary Review)主办了“最差性描写奖”(Annual Bad Sex in Fiction Award),每年评选一次,J.K. 罗琳、厄普代克和村上春树等大腕儿都曾因床事写得不好而获得提名。

撰文 | 蛀牙

11月30日的颁奖典礼依然在老地方伦敦圣詹姆斯广场的进出俱乐部举行,到场400名嘉宾向获胜者举杯祝贺。不过获奖者克里斯托弗·博伦本人并未出席,事实上,去年的得主 De Luca 也没有出席领奖,这大概是作家本人无声抗议的方式吧。但是《文学评论》可不管了,今年继续发挥幽默人设,在颁奖词里任性写道:“克里斯托弗·博伦绝对是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的人。不过鉴于本周哈里王子刚刚宣布要和他的美国女友汗·梅根·马克尔订婚,所以看起来英国最有资历的文学奖被美国人抢走似乎也合情合理。”

克里斯托弗·博伦 Ⓒ Ulf Andersen / Getty Images

现在类似“波涛汹涌、摸索的手指、唇舌折磨、烟火的隐喻”这些桥段已经进入“最差性描写”奖的黑名单。《文学评论》的评委弗兰克·布林克利欣慰地指出,今年小说中的性爱场景描写已经相当不错,大有改善,应该证明这个奖项慢慢发挥作用了。不过他同时表示,写的糟糕的性爱依然还有很多,这个奖还能“再战斗”。

这种评选也让有的入围者表示很不开心。之前美国作家汤姆·沃尔夫的作品《I Am Charlotte Simmons》因为其中一段性爱描写“ Slither slither slither slither went the tongue ”(大意是“舌头滑溜滑溜向前”)而入选,作者本人抗议《文学评论》的评选,称评委根本没有把握到他的讽刺意图。他在接受路透社记者采访的时候引用一句老话“你可以让妓女有文化,但是你不能让她歌唱”,讽刺说“你可以引导一个英国文学崇拜者知道什么是讽刺,但是你没办法让他读懂它”。看的出来作家本人已经非常愤怒了。

不过,正如有些读者留言所说的那样:“一本书中那些糟糕的性爱场景可能会毁掉一个令人愉快的故事。”所以《文学评论》这项评选可能还会继续以为读者服务为目的,而“无情”鞭策作家。

获奖者

《毁灭者》

THE DESTORYERS

——Christopher Bollen——

《毁灭者》这本书入选桥段是主角伊恩和前女友在帕特莫斯岛上的一段场景。评委赞叹克里斯托弗·博伦试图“用新方式描述熟悉事物”的努力,但是觉得有点用力过猛了,比如:将男性生殖器比做“台球架”的比喻并没有让评委们眼前一亮,反而不知所以然,评委们觉得“容易造成对生理构造理解上的混乱”。去年也有类似的创新,不过去年是比作“芭蕾舞者”,也是不太懂作家们的想法。

She covers her breasts with her swimsuit. The rest of her remains so delectably exposed. The skin along her arms and shoulders are different shades of tan like water stains in a bathtub. Her face and vagina are competing for my attention, so I glance down at the billiard rack of my penis and testicles.

《卫报》也选取了文中的一段,让我们来看看:

山间石廊上,空气变的炙热,我们在黑暗中穿着衣服扭作一团,复杂的如同登山装备一样。她的黑色衬衫挂在脖子上,我解开扣子,短裤和内裤纷纷滑到脚踝,激情如同雪崩一样汹涌。

评委可能在字里行间没有感受到这种雪崩般的热情。

其他入围作品

1234...全文 6 下一页
关键词:文学奖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杂七杂八的古代画论

2017-12-05 09:16:55 画论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