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南宋人如何装裱书画?

2017-12-22 09:20:55  来源:美术报    参与评论()人

唐 孙过庭 书谱 图中可见,在重新装裱时部分鉴藏印被裁去

宋人周密《齐东野语》中有《绍兴御府书画式》一节,记述了南宋宫廷装裱历代书画名迹的规范和要求。如其所言:“装裱裁制,各有尺度,印识标题,具有成式。”那么南宋人究竟如何装裱书画?所谓的“成式”又是什么样呢?宋人的修复原则又与今天有何关联?

品评高下酌情选材

南宋内府的书画装潢,首先是一个品评古代书画高下的过程。不同等级的书画,将选用迥然不同的装潢材料。如“出等真迹法书”,包括两汉、三国、二王、六朝、隋、唐君臣墨迹,及南宋皇帝题签并书写“妙”字的法书,以缂丝为包首,以青绿簟文锦为天头,隔水选用大姜牙云鸾白绫,高丽纸拖尾,使用“出等白玉碾龙簪顶轴”,檀木杆,并用钿匣盛放。次等晋唐真迹及石刻晋唐名帖,则采用紫鸾鹊锦包首,碧鸾绫天头,白鸾绫隔水,蠲纸拖尾,次等白玉轴。用料等级明显降低。

即便是唐代法书,也有上、中、下等之分。包首、天头、隔水、拖尾等虽材质相同,都是红霞云鸾锦包首,碧鸾绫天头,白鸾绫隔水,高丽纸拖尾,但轴头有所不同,上等法书采用簪顶玉轴,中下等则是平顶玉轴。装潢相同是表明年代(唐代)及分类(法书),轴头不同则为了区分高下。

区别品类各有装潢

对于南宋内府而言,装潢书画,也是一个分类收藏的过程。如其将“钩摹六朝真迹”单独列为一类,用青色楼台锦作包首,碧鸾绫作天头,白鸾绫为隔水,高丽纸拖尾,白玉轴头。这种装潢与上文所谈的晋唐真迹明显不同,以装潢区分真迹和摹本。

若从选料看,六朝名画横卷似乎比六朝名画挂轴更受重视。前者的包首是缂丝楼台锦,后者则以皂鸾绫为二色天地;前者采用青丝簟文锦为天头,次等用碧鸾绫,后者则只以碧鸾绫作一色天地,不区分优劣。此外,六朝名画横卷的轴头是“出等白玉碾花轴”,挂轴则是上等玉轴。虽同为六朝名画,但横卷、挂轴的装池明显不同。

本朝的书画在南宋内府收藏中也占据重要地位,如苏轼、文同、米芾、梵隆等,皆有详细的装潢规则,并要求钤盖乾卦印、希世印及绍兴印。当然,宋人书画只以绫装裱,而没有采用锦及缂丝,轴头也只是一般的白玉轴,甚至是玛瑙轴、乌犀轴,其用料无法与汉魏六朝的先贤遗墨相比。

关键词:书画米芾装裱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多伦多圣诞橱窗秀

2017-12-21 15:15:26

实时热点

  • 排名
  • 关键词
  •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