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在民国文人笔下,寻回那个正在消逝的老北京

2017-12-22 09:20:18    新京报书评周刊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在民国文人笔下,寻回那个正在消逝的老北京

“人家说想北平大觉寺的杏花,香山的红叶,我说我也想;人家说想北平的笔墨笺纸,我说我也想;人家说想北平的故宫北海,我说我也想;人家说想北平的烧鸭子涮羊肉,我说我也想……”

这是1940年初,因抗战移居昆明呈贡的作家冰心一段“苦恋北平”的文字,题为《默庐试笔》。战乱的颠沛流离,让作家潜意识里更加向往昔日的北平,“旧京”在这里幻化为一种对日常生活的眷念与文化怀旧,“旧京”如此真实丰富且美好。这种“旧京依稀梦寻”的叙事模式,颇能引起历史的怀旧感。正可谓“旧京好,风景旧曾谙”。

而1946年8月,抗战后“一别九年”,再次回到北平的沈从文却另有一番感慨。他在南方时听到一种说法,“此后南京是政治中心,上海是商业中心,北平是文化中心”。但他却认为,“文化中心,必拥有知识才得人尊敬,必拥有文物才足以刺激后来者怀古感情因而寄希望于未来。北平的知识分子的确不少,但是北平城既那么高,每个人家的墙壁照例那么厚,知识能否流注交换,能否出城,不免令人怀疑。”而他对于北平文物能否激发青年人对祖国的爱,能否发挥应有的教育作用也并不乐观,“若所保留下来的庄严伟大和美丽缺少对于活人的教育作用,只不过供游人赏玩,供党国军政要人宴客开会,北平的文物,作用也就有限。”(沈从文:《北平的印象与感想》)

正可谓“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民国北京,很多当时文人笔下的“古都”、“故都”抑或“老北京”,究竟呈现出一种怎样的面貌?季剑青先生独辟蹊径,从民国知识人的历史叙事中,重构民国北京的多元图景。其新著《重写旧京:民国北京书写中的历史与记忆》一书,带给我们颇多启示。

撰文 | 李杨

重识旧京

传统“神圣空间”回归城市功能

关键词:民国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多伦多圣诞橱窗秀

2017-12-21 15:15:26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