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杨维桢:他的书法丑了700年,却无人敢称“丑书”

2018-01-04 09:48:07    走寻  参与评论()人

文 | 王百会

中国书法史上的经典碑帖,我虽不能尽详其美,但绝大多数都是见了顿生欢喜心的。有一个人的作品例外。他就是元人杨维桢。说实话,有很长时间我费尽心力,苦思冥想,却怎么也无法从他的书法中,读出几多美感来。

如果那时候,有“丑书”的说法,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一顶大帽子,“咣当”一声扣在他的头上。

可随着书法实践与审美阅历的提升,我开始欣赏秀美的同时,也渐渐喜欢起古拙老辣来。世界上并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我这双眼睛竟然也开始发现出杨维桢的“丑书”之美来了。

杨维桢《真镜庵募缘疏卷》 局部

小时候,家境不好,吃粗粮的时候多,因此看别人拿着白面馒头都馋得咽唾沫。如今,白面馒头吃久了,回老家能吃一顿高梁米饭,都激动得差点儿热泪盈眶。其实,哪有什么粗粮细粮之分别呢?论营养,粗茶淡饭更养人。只是世俗的眼光过早地贴好了标签,只注重颜值和口感,大米白面自然受宠。当我悟出粗粮也一样是上天恩赐的珍贵粮食时,年纪也步入了中年。

读懂杨维桢,也是人到中年。

好的书法不外乎技法纯熟,格调高雅,气韵生动,特色鲜明。

书法如人。年轻时识人,多重外表,中年以后识人,更重内心。

秀外慧中固然人见人爱,而外丑内美的的高人却非常人能识。

杨维桢《真镜庵募缘疏卷》 局部

关键词:杨维桢书法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