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钱锺书不爱“诺奖”爱“西游” 助手出书向先生致敬

2018-01-12 09:17:52    中国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中新社北京1月11日电 (记者 应妮)2018年是钱锺书逝世二十周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栾贵明以助手身份追随钱锺书三十余年,由其推出的《小说逸语——钱锺书〈围城〉九段》11日在北京首发,书中许多钱锺书的观点、言论属于首次披露,尤其他谈《围城》的写作方法和对诺贝尔文学奖的看法。

资料图 图为钱钟书(左)、杨绛(右)夫妇看望著名女作家冰心。(资料照片)中新社记者 陈钢 摄

小说《围城》作为中国出版界的现象级作品,自1946年问世至今,不同版本发行量超千万册,倍受赞誉,一度风传将获“诺贝尔文学奖”。猜测揣度者、研究探源者甚众,议论纷纭,但都未能得到作者本人的认可。栾贵明在书中用轻松的话语讲述了《围城》改编成影视剧的始末、《围城》与“诺贝尔文学奖”产生关联期间钱锺书的态度和言论、钱锺书与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马悦然接触的趣事等等,集中解答了“钱迷”的种种疑问。

“萧伯纳说过,诺贝尔设立奖金比他发明炸药对人类危害更大。当然,萧伯纳自己后来也领取这个奖的。其实咱们对这个奖,不必过于重视。”这是发表在1986年4月5日《文艺报》头条《著名学者钱锺书最近发表对“诺贝尔文学奖”看法》中的内容。栾贵明表示,钱先生曾说,事由《围城》起,我不能回避。奖是人家钱,爱给谁给谁,外人无权管,想管也没有办法管。评奖虽能激促或抑制文学创作,但不可能控制文学的走向。而钱先生原话更曾说“诺奖,诺诺之奖,不过尔尔。”

在他看来,究钱先生看法根本,其实只欠一句话:请先把《围城》读懂,理解《围城》的主题,比争“诺奖”来得重要许多,给我发奖,并不能说明你读懂了《围城》。“作为追随者,历来不应对先生话语——特别是文字,有解释或评论的义务和责任,由于本人属于知情的旁观者,只能如实记下感受的印象。”栾贵明坦言。

而《围城》改编成电视后,在栾贵明存有的录音资料中,钱锺书对友人说过“电视剧拍得还可以。陈道明说他没拍过这么好的戏。”“我本来看都不要看,她(指杨绛)和女儿把我按下来看。”“昨晚的《围城》看了吗?汽车还有点像。”“他们努力,拍得还可以。”只言片语显示了钱锺书对电视剧的认可。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