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宋永进:林风眠当时为何画 “黑画”?

2018-01-29 10:51:41  来源:雅昌艺术网    参与评论()人

林风眠(1900--1991)

艺术之美,像人间一个最深情的淑女,当来人无论怀了何种悲哀的情绪时,她第一会使人得到他所愿得到的那种温情和安慰。

  ——林风眠

《百莲图》是林风眠 (1900--1991)先生在上海于文革前夕创作的重要作品,先生以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自比,寓意深远。完成这批画作不久,文革开始,林风眠以“日本特务”的罪名被上海公安局拘捕,含冤劳改长达四年半之久。获释后不久,美术界掀起一场批“黑画”的政治运动,林风眠孤寂苍茫的《山村》又被“四人帮”定性为黑山恶水的“黑画”,75岁的林先生则被诬蔑为仇视社会主义的“黑画家”。这些所谓的“黑画”往往没有跟风“革命主题画”创作,恰恰都是走心的个性化作品。为了躲避红卫兵抄家,林先生偷偷把涉嫌“黑画”的这批作品转移,甚至不得不将一部分呕心沥血的作品泡入浴缸搅碎销毁,经马桶冲入下水道,其中就有一些《百莲图》的纸本作品。

从幼年的家庭遭遇,到青年目睹百姓的困顿疾苦,到成家后年轻爱妻罗拉和幼婴的夭亡,到后来闻讯进步同学遭受迫害,再到三次主持“西化艺术运动”的失败,以及反复遭遇辞职和解聘,直至1955年初夫人阿丽丝和女儿蒂娜移居巴西,一次次的惨痛经历,让林风眠沉郁、孤寂的心灵,跌入人生低谷。不仅如此,因其美学思想与当时政治方向的不一致,林先生在此期间发表的论著、画作和文章屡遭批判。林风眠尽管才华横溢,尽管满腔热血,试图以艺术和美育去拯救人类的精神家园,却始终得不到充分的施展和绽放,其超前的艺术理念总是被排挤在时代的边缘,甚至常常被推向体制的对立面,并深受其害。接二连三的委屈和磨难,让一颗脆弱的灵魂一次又一次地徘徊与挣扎在死亡和崩溃的边缘。《百莲图》正是在这种低迷和悲愤的情绪中诞生,画面幽暗,也属“四人帮”所描绘的典型“黑画”类。

《百莲图》画面尺幅不大,多为40cm见方,也有少量10cm见方的,或纸本,或油彩,洋洋洒洒一、二百幅之多,普遍以黑色为底,上面铺以成片墨绿的莲叶,或再添几笔白莲,从一朵、两朵、三朵的含苞待放或初露芬芳,到零零星星地渐次开放,再到满池盛开怒放,绘画主题单一,形式变化不大,既看不到造型上的精心雕琢,也看不到色彩上的细致考究,更看不到油画材质语言和现代形式的深度探索,却是随性所致,随心所为,率真、单纯、拙朴。比起之前留法时期煞费苦心的《摸索》、《生之欲》或回国后的《人道》、《痛苦》、《悲哀》等主题鲜明的作品,这批《百莲图》简直就是一种无休止地简单而重复的涂鸦。然而,当你捧起这一幅幅黑沉沉的“涂鸦”,细细凝望着那一抹混沌的黑色天空,一片昏暗的莲叶和几朵冷不丁的白莲,不免被林先生的某种执拗和坚韧所感动,心里顿时唤起一份由衷的敬意。悲至极,语哽咽,一个单调而重复的长期默默地伏案绘莲行为,足以让人动情落泪,此时此刻,任何华美的形式与华丽的色彩,对林先生的表达都显得那样多余。

关键词:林风眠黑画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