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繁花》的现代城市物语

2018-02-02 09:24:58    新京报  参与评论()人

对舞台剧《繁花》的现代化,直接表现在演员的年轻化上。

作为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作家金宇澄的《繁花》已成为上海文化的大IP。舞台剧《繁花》筹备三年,1月26日在上海美琪大戏院首演。尽管从平面宣发,到衍生产品,甚至剧院二楼的摄影展,都似乎在迎合外界对《繁花》“旧上海”的要求,但幸好,作品本身没有被商业的定位所裹挟,正如导演和主创团队的期待,《繁花》舞台剧版怀着野心,要描绘现代生活中的上海。

对原著的改编

难以苛责编剧对原著做减法

《繁花》的原著选择了在上海历史中暗淡无光的某些时间段,它们的存在只在提醒它们可以被遗忘。也因此,这里的上海从根本上是市井的。没有宏大的殖民时代叙事,没有西洋万物的炫彩和糜烂,只有弄堂里的你我,这逼仄、缠联、被群体所支配的市民普通生活。

也因此,这对舞台剧体量来说,表达群像的群体性太过艰难了(实际上,本剧已经达到185分钟的时间极限)。保留原著的交错时空叙事,导致对于舞台换景难度的超高要求——这也足够证明编剧对文学性的坚守。那么,我们就难以苛求编剧最后选择了减法,而这个减法与被慧黠的“第一季”所解释。

将原著细密繁杂的文本,提炼出直接的戏剧冲突和人物关系,是作为一部商业舞台剧的必备要务。面对三个主要人物和两个主要时代,编剧将沪生和小毛放在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把阿宝放在了九十年代(阿宝在六七十年代的出现更多的是剧情的强制使然,实际上从情节意义上他完全是缺席于这个时空的),大胆地作出了对人物的割裂性选择:讲故事是第一位的,人物塑造实际退居二线。

《繁花》原著里的缤纷人事,最终被集中在了六七十年代的沪生与姝华、银凤与小毛,以及九十年代的汪小姐与徐总,阿宝与李李四对八人身上。很多人被删减或侧面出现的确是遗憾,不过如果这部剧真的有第二季、第三季,那么各季之间的互文会是极为精巧的生发点。

关键词:繁花舞台剧
 

豪门儿媳 “颜值担当”张柏芝可还撑得住?

18-06-21 16:43:47张柏芝可还撑得住,如果爱

徐志摩亲孙女海宁寻根,感叹,志摩的基因太强大!

18-06-21 16:31:28徐志摩亲孙女海宁寻根

男子辱骂母亲 被家人联手“家法”杀害藏尸14年

18-06-21 16:29:51男子被家人联手杀害

贝嫂晒自拍罕见地摘掉婚戒 网友:婚姻真的陷入危机?

18-06-21 16:27:16贝嫂摘婚戒,贝克汉姆离婚

“我的裸照卖了300块,被无数人看过了”……

18-06-21 15:30:14我的裸照卖了300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