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春分到,春意浓:聆听名家讲述春之物语

2018-03-22 09:03:21    人民网-文化频道  参与评论()人

【文艺星青年按】春分,是春季90天的中分点,这一天太阳直射地球赤道,世界各地日出日落时间均为六点——当然,南北半球季节相反,北半球是春分,南半球则为秋分。《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二月中,分者半也,此当九十日之半,故谓之分。秋同义。”

我国古代将春分分为三候:“一候元鸟至;二候雷乃发声;三候始电。”春分时节,气温回升,严寒已逝。辽阔的大地上,岸柳青青,莺飞草长,小麦拔节,油菜花香,桃红李白迎春黄。

春天一直是文人墨客热爱吟诵的季节。时值春分,春意渐浓,来聆听名家讲述春之物语,感受他们笔下的旖旎春光。

冰心《我们把春天吵醒了》

春天,驾着呼啸的春风,拿起招展的春幡,高高地飞起了。

哗啦啦的春幡吹卷声中,大地上一切都惊醒了。

昆仑山,连绵不断的万丈高峰,载着峨峨的冰雪,插入青天。热海般的春气围绕着它,温暖着它,它微笑地欠伸了,身上的雪衣抖开了,融化了;亿万粒的冰珠松解成万丈的洪流,大声地欢笑着,跳下高耸的危崖,奔涌而下。它流入黄河,流入长江,流入银网般的大大小小的江河。

朱自清《春》

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里带着甜味儿;闭了眼,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杏儿、梨儿。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闹着,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野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宛转的曲子,与轻风流水应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

许地山《春的林野》

春光在万山环抱里,更是泄露得迟。那里的桃花还是开着;漫游的薄云从这峰飞过那峰,有时稍停一会,为的是挡住太阳,教地面的花草在它的荫下避避光焰的威吓。

天中的云雀,林中的金莺,都鼓起它们的舌簧。轻风把它们的声音挤成一片,分送给山中各样有耳无耳的生物。桃花听得入神,禁不住落了几点粉泪,一片一片凝在地上。小草花听得大醉,也和着声音的节拍一会儿倒,一会儿起,没有镇定的时候。

张晓风《春之怀古》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撑不住了,噗嗤的一声,将冷面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从山麓唱到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唱入软溶溶的春泥——软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

那样娇,那样敏感,却又那样混沌无涯。一声雷,可以无端地惹哭满天的云,一阵杜鹃啼,可以斗急了一城杜鹃花,一阵风起,每一棵柳都会吟出一则则白茫茫、虚飘飘说也说不清、听也听不清的飞絮,每一丝飞絮都是一株柳的分号。反正,春天就是这样不讲理,不逻辑,而仍可以好得让人心平气和的。

张恨水《北平的春天》

关键词:春分节气
 

25岁乖乖女谈恋爱被父母跟踪

18-06-22 09:51:10女子恋爱被父母跟踪

法拉利与宝马街头惨烈碰撞 女司机:法拉利是租的

18-06-22 09:26:38法拉利与宝马街头碰撞

家里地窖挖出一堆白骨 15年前母亲杀儿案浮出水面

18-06-22 09:25:51母亲杀儿案浮出水面

玉林狗肉节又开幕 大街小巷贴满抵制标语

18-06-22 09:13:15玉林狗肉节又开幕,抵制玉林狗肉节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