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回到中世纪

2018-04-08 09:19:52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有人说摄影是个亵渎神明的工作,因为它只展示最肤浅的表面;同时,历史告诉我们,当部落文明与现代文明发生初次碰撞时,原住民纷纷惧怕摄影镜头会夺走他们的灵魂。如果灵魂真的存在,那么它不居住在事物的轮廓中,又能呆在哪儿呢?德国摄影师马库斯·布鲁奈蒂(Markus Brunetti)的系列作品《教堂立面》就生动地展现了一种属于真实的奇迹——假如真有一位手持罗盘的建筑师于高空望下,他想必也会青睐这些作品的。正如迈哈穆德·达维什在《悬诗》中吟诵的那样:

“我之所见皆成过去。

于人类,一个尘土铸就的王国与一顶冠冕。

让我的语言战胜那敌视我的命运,战胜我的血脉,

战胜我,战胜我父,战胜永不消逝的消逝。

这是我的语言,我的奇迹,我的魔杖。

这是我的石碑,我的巴比伦花园……”

摄影师马库斯·布鲁奈蒂近照。本文图片均为 Markus Brunetti / Yossi Milo gallery 图

德累斯顿圣母教堂与兰斯圣母院。本文图片均为 Markus Brunetti / Yossi Milo gallery 图

这或许是一种谦逊,又或许是一种狂妄——任何人一旦开启了一项有生之年注定无望完成的工作,那么他基本会被认定为下列两种人之一,要么是服务于永恒的、谦卑的劳作者,要么是自觉能凭创造力与时间、空间对抗的野心家。

13世纪早期,亚眠、兰斯、巴黎的大教堂平地而起,直指云霄,当时流传下来的一副画作将上帝描绘成一个手中持有罗盘的人,一如几何学家和建筑师的形象。事实上,也正是后两种人建起了这个星球上最大胆、最恢弘的宗教建筑。金钱、时间和空间在这些建筑工程中都毫无意义,在当时的欧洲,大教堂就是一种超越一切认知维度的存在。

回到21世纪初的眼下,在沙特尔、科隆和斯特拉斯堡的大教堂打下地基近千年之后,一位意在打破边界的摄影师马库斯·布鲁奈蒂,怀着以新技术展现旧世界的意图,着手以影像捕捉来自中世纪宗教文化遗产的惊人美韵。透过近期于纽约市尤西·米洛画廊展出的《教堂立面:大旅行》(Facades:Grand Tour)展览,我们可以欣赏到一系列以欧洲大小教堂、修道院立面为对象拍摄的浮动视角静态影像,值得一提的是,该系列中每一幅作品均由数百张、甚至数千张经过数字化“清洁”处理的小照片拼接而成,建筑结构中的大小细节均被细腻真实的记录了下来。

关键词:建筑摄影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东方之东

2018-04-04 09:12:07 摄影

拼凑而成的简约

2018-04-04 09:11:52 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