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忻钰坤新片《暴裂无声》继续关注现实

2018-04-09 09:01:43    北京日报  参与评论()人

“无声”,是底层主人公失语的状态;“暴裂”,是开矿时山被炸开的声音,两个相互矛盾的词组合在一起,居然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张力,这就是昨天(4月4日)上映的国产犯罪片《暴裂无声》。

2014年,导演忻钰坤凭借影片《心迷宫》一鸣惊人。这部仅拍摄20多天、成本170万元的导演处女作,最终获得1066万元票房,豆瓣评分8.6,忻钰坤也因此成为国内最令人期待的新导演之一。如今,他带着第二部作品《暴裂无声》归来,与前作相比,除了制作水准大大升级,对社会和人性的批判也更为掷地有声。

缘起

“很高的山,只剩一半了”

年少时一次目睹开矿炸山,是忻钰坤创作《暴裂无声》最初的灵感源头。

忻钰坤1984年出生于内蒙古包头,这座城市矿产资源丰富,被誉称“草原钢城”“稀土之都”。2008年金融危机前,跟开矿有关的行业在这里发展得如火如荼,选矿、洗矿石对当地居民来说毫不陌生。

忻钰坤高中军训的地方,就在一座矿山附近。每天,他们都能听见炸山的声音。一天早上,学生们正在走正步,离他们特别近的山上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把他们都吓坏了,以为发生了地震。“一片白色的烟雾,烟雾散去后,很高的山,只剩一半了。”这么多年来,这一画面一直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当他想要拍一部自己的电影时,炸山、开矿这些他从小到大最熟悉的事便成为首选。片尾,一座矿山被轰然炸塌,成为全片最具震撼力的一个画面。

《暴裂无声》的故事发生在2004年凛冬,一个北方矿业小镇上,宋洋饰演的矿工张保民发现儿子失踪了。三天后,袁文康饰演的律师徐文杰也找不着闺女了,他能想到的唯一嫌疑人,是黑白两道通吃的煤老板昌万年——这也是演员姜武少有的反派角色。当矿洞里血淋淋的黑暗大白于天下时,当裸露的矿山露出伤痕累累的肌理时,因贪婪残暴而起、借开矿业展现出来的时代罪恶,毫无矫饰地呈现在观众面前。

在当下的中国导演里,像忻钰坤这样严肃而冷眼地关注现实的,已经很少了。“老百姓有很多对世界、对国家、对社会的看法,他们希望通过某种渠道达到共鸣、寻求自我认知,好电影在这方面能带来更多可能性。”忻钰坤说,娱乐性不是他拍电影的追求,他希望在满足观众观影需求外,能有另一个层面,“文艺作品,多多少少应该有些社会责任吧。”

角色

为找感觉往嘴里塞鸡骨头

在最初的剧本中,张保民这一角色沉默寡言,但忻钰坤觉得不够极致,索性把他改成了不能说话的哑巴,更凸显出底层矿工的弱小和话语权的彻底丧失。作为徐浩峰武侠片的御用演员,宋洋被选中饰演张保民,一个原因便在于他有一副好身手,能驾驭片中的打斗戏。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淮剧的春天

2018-04-08 09:19:54 淮剧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