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一口京腔的“巴黎老人”

2018-04-16 09:09:53    新京报  参与评论()人

生老病死虽然残酷,却是创作者们偏爱的主题。衰老已经让人力不从心,失去记忆则进一步把人推入充满怀疑、恐慌的日常生活。正处于演技纯熟练达阶段的何冰,首次转变身份进行话剧导演创作,就选择了法国剧作家弗洛里安·泽勒描述阿茨海默症患者的剧本《陌生人》,并在剧中饰演了患病的父亲安德烈。在剧中,阿茨海默症导致的记忆丧失给剧情制造了层层迷雾,与跳脱于不同时间线索和真伪情境中的众角色一起,给这部作品蒙上了一层悬疑而焦躁的情绪。何冰的导演首秀能看出创作者在文本解读和舞台形式的用心和创新,但同时也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思考,“外国文本本土化时,因文化差异,角色的表演方式是否也需要本土化处理?”

新意

台下观众获得主角视角

何冰饰演的安德烈,是一个居住在法国巴黎公寓里的老人。由于身患阿茨海默症,安德烈生活不能自理,却因为多疑又暴躁的脾气赶走了好几个护工,与女儿的关系也变得格外紧张。在他碎片化的记忆里,女儿时而要去伦敦与爱人定居,时而又与陌生男人互称夫妻;他可能住在自己的公寓,也可能是寄住在女儿女婿家里;从记忆混乱到记忆丧失,最终甚至连他究竟有几个女儿也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台下的观众在《陌生人》这里获得了主角视角,和安德烈一起经历着困惑、焦虑和愤怒,真切感受到了一个阿茨海默症患者在日常生活中的痛苦,以及家庭关系中所承受的折磨和抉择。在舞台上,具有秩序象征的手表最终丢失,满台家具亦从疏落有致变成空余一床,被抹平记忆的人慢慢退回生命原点,当何冰饰演的安德烈手足无措地喊叫着“妈妈”寻求帮助,我们知道一个饱受折磨的生命,终于迎来了最后的清算。

争议

“巴黎老头”却一口京腔用意何在?

《陌生人》的故事发生在法国巴黎,然而在何冰这一版的创作中,身患阿茨海默症的法国老头安德烈却是满口流利的北京方言,一时间让人产生了“北京老头在巴黎”的恍惚。显然,以台词功底著称的何冰并非只局限于京味儿话剧演员——在此前舞台剧《喜剧的忧伤》中,他所饰演的编剧言辞戏谑,使用的是一种略显文绉绉的普通话;在影视剧中,他也成功塑造过许多语言风格迥异的形象。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