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一个画家光想着卖画 究竟能走多远

2018-04-16 09:09:50    新浪收藏  参与评论()人

改革开放之后,画家卖画最初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那时候还没有拍卖公司,也很少有画廊。虽然工艺美术商店进出口柜台会有一些,但要外汇券,是卖给外国人的。那时候卖画买画,仅仅限于私下交易,人数也仅限于少数画家。

我曾经听过画家亚明的一位学生,讲述亚明第一次卖画的故事:日本人到他家来买画,他换上最干净的衣服,坐在画案前,表情严肃。他也不客气,劈头盖脸地对日本人说:画是我的命,钱是你的命,你要,咱们就以命换命。这位学生说出这个细节,我忍俊不禁,这哪是卖画,而是这位新四军老战士,把卖画上升到政治高度。

这几年随着“开放”的深入,拍卖公司在中国大地如雨后春笋,很多美术作品一经拍卖公司的灯光照射,一经拍卖师和所谓专家的游说,突然之间价格会猛增,如神话一般进入价格仙境。乖乖,一张宣纸,一块画布,能换回几套房子或别墅,甚至是一个中产阶级几辈子都挣不到的钱。于是,想走捷径的画家,如雨后春笋一般,于是想靠造假发财的画贼,也如雨后春笋一般,于是想靠“捡漏”爆富,结果买回一堆假货的人更是雨后春笋。真是江上两条船,往来名和利。

画家是艺术家中一直走在市场前沿的人群,它有好处,也有弊端,好处是能为真正的艺术作品找到归宿,并且能为画家提供丰厚的经济基础。而弊端也是多多,比如公开卖假货,损害消费者的利益,商场谁敢卖假货?拍卖公司为什么就可以?比如拍卖时自我炒作,把价格喊高,自己再买回来,看似一场闹剧,其实是在价格欺诈,不了解内情的人,还真以为这东西就这么贵。

画家需要润笔,购者以钱买画或赠物互换,这都是正常的现象。欧阳修请蔡襄题字,都拿出鼠须粟尾笔,铜绿笔格,大小龙茶和惠山泉水作回报,何况我们这些常人呢?如今是好时代,卖画能卖出好价是好事,但也不要被这光怪陆离的金钱梦迷惑,陷得太深不利于出作品、出人才。

试想一下,一个稍有小名的画家,如果他总在琢磨自己的画也要卖个二万、三万一平尺, 他还能进步吗?偶尔想入非非,可能不会影响人生目标,但长时间想入非非,一定会付出代价。

一个画家,或者说一个艺术家是不能过分看重钱的,握着点金棒,点石成金的人早就死了。唐伯虎也是这方面最好的例子,他中年之前活的潇洒吧,可就是因为他不停地卖画,流连声色,晚年也越来越惨。晚年他仍在画上题诗,但诗已极为惨淡——

青山白发老疾顽,笔砚生涯苦食艰。

湖上水田人不要,谁来买我画中山。

画家卖画,就应该像清代诗人江弢叔的两句诗:

我去寻诗定是痴,诗来寻我却难辞。

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后的艺术家都要面对市场,国外还有多少政府给艺术家发工资?时间是仁慈的,它能使优秀者变得更加优秀,时间也是无情的,它也会让许多曾经红极一时的所谓的艺术家变平庸,甚至销声匿迹。孟子说:集大成者,金声而玉振,任何一个艺术家都应该讲大义,应该以追求为大任,把目光放得远些,再远些。

(责任编辑:刘畅 CC002)
关键词:画家卖画市场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