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阿莫多瓦的情感变奏与归宿

2018-05-04 09:04:34    北京日报  参与评论()人

不久前闭幕的第八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上,蜚声世界的西班牙大导演佩德罗·阿莫多瓦编剧、执导的七部电影——1988年的《崩溃边缘的女人》、1999年的《关于我母亲的一切》、2002年的《对她说》、2011年的《吾栖之肤》等,以专题展映的形式亮相“焦点影人”单元。鉴于七部影片曾为阿莫多瓦赢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及最佳原创剧本、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威尼斯电影节最佳编剧、金球奖最佳外语片等等奖项,几近囊括电影人梦寐以求的所有重量级奖项,而其前其后,他的国际电影大奖记录仅有凭1986年的《欲望法则》擒得次年柏林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2013年加冕欧洲电影世界成就奖,七部电影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他的最高电影成就,但远不足以概括他电影内涵的奇诡与丰富。

1980年以长片《烈女传》正式步入影坛的阿莫多瓦,从影生涯近四十年来,总共创作过二十部编导合一的电影,先后将卡门·毛拉、安东尼奥·班德拉斯、佩内洛普·克鲁兹捧为大明星。他擅长拍摄融合家庭、爱情、犯罪、悬疑、喜剧等类型电影特质的新型剧情片,常用光怪陆离的色彩和匪夷所思的情节讲述女性以及围绕在女性身边的性别与性向多元的人们的命运,并以老电影或舞台剧的片段、编撰的电视新闻、音乐等贴合人物的心境,宛若对他影响深远的波普拼贴艺术一次次粉墨登场。

但这背后的根基,是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不同时期的社会现实。他镜头下的角色,无论饱尝原生家庭之苦的畸零人,抑或备受情感折磨的痴情种,都会用看似荒诞不经实则超然于常人的炽热而纯粹的姿态,直面支离破碎的生活,渴望拥抱逾越身份、性别、信仰等屏障的崭新情感与家庭关系。各式各样的母亲形象,成为挣脱伦常观念束缚的“家庭”的象征代言。

寻找到大道或者迷失在死胡同

阿莫多瓦1949年出生在以酿酒业闻名的西班牙拉曼恰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打小接受教会教育。因为亲身经历神父的种种不端行为,上帝的形象在他少年时代的心中便已坍塌,父母期望儿子未来成为一名牧师的心愿早早落空。而在同龄小伙伴尚且懵懂无知的年纪,他已通过观看大量电影找到终生的信仰。十岁刚出头,伯格曼的《处女泉》、理查德·布鲁克斯改编自田纳西·威廉姆斯同名剧作的《热铁皮屋顶上的猫》等电影,已对他的人格塑造产生影响,并连同他的童年境遇反映到他后来的创作中,比如涉及或揭露神父罪行的《欲望法则》与《不良教育》。

十六七岁中学毕业后,阿莫多瓦来到马德里准备报考电影学院,但佛朗哥政权关闭电影学院的一纸禁令让他梦想破灭,他只能寄望书写禁忌故事直抒胸臆。山雨欲来风满楼,佛朗哥政权1975年寿终正寝之前,马德里带有身体与精神双重解放意味的地下艺术运动已在1960年末期兴起并逐渐兴盛。阿莫多瓦从好莱坞黄金时代的犯罪片、喜剧片、西部片、歌舞片以及其时由美国、英国舶来,冲击过全世界年轻人头脑的“波普艺术”、流行音乐中大量吸收营养,他成为这场运动的重要参与者与受益者。

关键词:阿莫多瓦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红楼梦中梦

2018-05-04 09:04:20 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