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戏剧 > 正文

中元节说鬼:美丽的女鬼以及她们在人间的命运(1)

2015-08-28 09:45:51  北京青年报    参与评论()人

    ◎李舒

    鬼,我是最怕不过。戏里的鬼倒是不怕。

    这大概主要是因为戏里的女鬼多,多情的女鬼更多。“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的杜丽娘和“凝睇不归家”的张倩女且不必说,“三尺琼花骸骨掩”的窦娥魂魄在报仇后,不忘了对父亲说:“俺婆婆年纪高大,无人侍养,你可收恤家中,替你孩儿尽养生送死之礼。”被负心汉王魁抛弃而自缢的敫桂英在索命的最后一刻,还想要试探王魁对她是否爱过:“他若还有人性在,我情愿收回。”《冥追》里,魂断马嵬坡的杨玉环“一灵渺渺”,白绫依旧缠绕在脖颈间,却痴痴地跟着李隆基的车舆:“俺悄魂轻似叶,他征骑疾如梭”。台下的观众,感受到的恐怕不是恐怖,而是迷人的凄楚。

    哪怕是被宋江杀死的“反面鬼魂”阎婆惜,披着“魂帕”,脸上有两撇红色的刀痕--她是被宋江用裁纸刀杀死的(筱翠花语)。当她凄楚地对她的心上人唱着“三郎吓,未能够鹦鹉重逢环玉痕”的那一刻,也是动人的。

    情鬼们多情,怨鬼也不让人生厌。《昊天塔孟良盗骨》里,杨令公魂魄托梦给杨六郎,让他早日取回自己的骨殖。当杨六郎认出父亲,欣喜地向前时,杨令公说:“孩儿也,你靠后些,你是生魂,我是死魂,你听我说与你咱。”只一句话便令人鼻酸。

    鬼魂的复仇戏系列中,我最爱的当属《乌盆记》。刘世昌大约是戏曲舞台上死得最惨的怨鬼,平白无故被赵大图财害命,杀死后居然烧成乌盆,杀人手段简直令人毛骨悚然。我小时候听谭富英先生的现场录音,一声哀告“老丈啊”,催人泪下。据说,慈禧太后曾请英国使团听谭演唱《乌盆记》,席间,慈禧问英国公使是否听得懂,公使回答说,“戏词没听明白,但从他悲婉的唱腔中,感觉到一个幽灵在哭泣”。

    张爱玲也是《乌盆记》的爱好者,她在《洋人看京戏及其他》说:“《乌盆记》叙说一个被谋杀了的鬼魂被幽禁在一只用作便桶的乌盆里。西方人绝对不能理解,怎么这种污秽可笑的,提也不能提的事竟与崇高的悲剧成分掺杂在一起--除非编戏的与看戏的全都属于一个不懂幽默的民族。那是因为中国人对于生理作用向抱爽直态度,没有什么不健康的忌讳,所以乌盆里的灵魂所受的苦难,中国人对之只有恐怖,没有憎嫌与嘲讪。”所以张别古倒了鬼魂刘世昌一身粪便,也还是带着他去告状申冤,让人觉得这世界终究没有那么绝望。

    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戏曲舞台上的鬼魂们被判处了二次“死刑”。1950年,包括《乌盆记》在内的12个传统戏曲剧目遭到禁演。《乌盆记》的遭禁原因是“舞台形象过于恐怖,宣传了迷信思想”。

    但这不能阻止观众们对这些鬼魂们的热爱。在这之后,《乌盆记》的命运可谓几经沉浮。1956年10月,文化部发布通知,称“京剧《乌盆记》经适当修改后可恢复上演”。但即使是在戏剧界气氛略为宽松的1961年到1962年间,《乌盆记》依然销声匿迹。

    比《乌盆记》更多舛的是《红梅记》。这个故事取材于明瞿佑《剪灯新话》中的《绿衣人传》。南宋书生裴禹游西湖,权相贾似道的侍妾李慧娘顾盼裴生,加以赞美,被贾似道杀害。裴生和总兵之女卢昭容相爱,贾似道见昭容貌美,欲强纳为妾。裴生为卢母出计,权充其婿,至贾府拒婚。贾似道将裴生拘于密室,慧娘鬼魂得与裴生幽会,救裴生脱险,并痛斥贾似道的凶残暴戾。后贾似道被郑杀。裴生应试擢探花,与昭容完婚。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